•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民生关注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教育体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한국어
  • 黑龙江新闻网 >> 经济农业
    经济视点丨高标准高品质 叫响龙江冷水鱼品牌

    加工车间。

    □文/摄 本报记者 毛晓星

    10月下旬,正是全球鱼子酱需求旺季,国内众多鱼子酱品牌加工企业都在加班加点,完成一轮轮大生产。黑龙江拓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凯军也在湖北忙着赶工,力争把他的瓦尼诺牌鱼子酱尽快发到客户手中。记者跟着他的镜头“走”进加工厂,一探“黑色黄金”的奇妙旅程。

    一个鱼子酱新秀的高品质梦想

    洁净灯将车间照得通亮,工作人员穿着白大褂戴着帽子,加工区域一尘不染。盛装盘内,黑亮亮的鱼子酱正在称重加工包装。郭凯军告诉记者,取卵、搓卵、清洗、沥水、腌制、装罐……鱼子酱的制作一共需要16道工序。为了确保鲜度与口感,所有工序须在15分钟内完成。因其制作精度要求高,每一道工序都必须人工操作。

    2015年,正在境外做进出口贸易和清关业务的郭凯军,因一个客户的采购要求接触到鱼子酱。“我在中国负责采买、运输、清关,他在国外负责分销。”一来二去,中国鱼子酱因口感鲜嫩、爽滑的品质,给食客带来不一样的味觉享受,在境外很受欢迎,“当时每公斤能卖到250美金,我的利润在10%~20%之间。”

    “国内鲟鳇鱼养殖业十分发达,像做得比较早的湖北、浙江,很早就具备了繁育技术。”权衡了政策和产业技术利弊后,郭凯军决定回国创业,那年他年仅34岁。郭凯军回国后注册了“瓦尼诺”品牌,并把公司布局从“零售+加工”拓展到“零售+加工+养殖”,一产二产三产全融合。“养繁自给自足,有鱼、有产品、有市场才能掌握主动权。”

    经过调研,郭凯军最终把养殖基地设在了一年四季都适合鲟鱼生长的云南、湖北等地,“但近年来科研人员发现,鲟鱼的鱼卵经过黑龙江的冷水刺激,饱和度、大小、口感都有很大提升。”于是一心想打入更大国外市场、追求高品质的郭凯军回到家乡哈尔滨建基地、开加工厂。

    郭凯军兴奋地告诉记者,其在呼兰的养殖基地明年6月份交工,新厂房的加工工艺标准完全按照欧盟标准执行,“高标准、高品质造就好品牌,我们的瓦尼诺牌鱼子酱一定会叫响欧美市场。”

    南北养殖基地如何协调运行?39岁的郭凯军思路明确:充分用好黑龙江鲟鱼优质的种质资源,遵循气候规律在南方养殖基地繁育鱼苗,待5年到5年半进入产卵期后运回黑龙江,让鱼卵接受黑龙江冷水的低温刺激高质量生长,加工后运往世界各地。

    目前,瓦尼诺牌鱼子酱每年销往全球各地共计30吨。等黑龙江的养殖基地和加工厂投入运营后,每年生产能力有望达到60吨。

    说起国内行业最具竞争力的鱼子酱品牌之一——杭州千岛湖的卡露伽,郭凯军表示,人家品牌打得响与其丰富的品类、强大的品牌营销、大力度宣传、参加众多展会等有很大关系,他也在摸索延伸产业链,计划与黑龙江水产研究所和武汉大学等科研院所合作,从鱼软骨等方面入手做生物科技。

    据悉,国际市场的鱼子酱种类众多,有欧鳇鱼子酱、鲟鱼鱼子酱、鳇鱼鱼子酱、西伯利亚鲟鱼子酱……价钱从几百到数千元,消费者对口感的需求就是市场价格的决定因素。

    全产业链闭环带来品牌共振

    比郭凯军早10年入行的李国志,目前是黑龙江省鲟鳇鱼保护协会会长,也是抚远东龙鲟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因起步早,他目前已将郭凯军的产业设想实现了大半。

    李国志的鲟鳇鱼大部分养在积温比黑龙江略高的辽宁鸭绿江的网箱里,一是因为鲟鳇鱼能始终生活在东北冷水环境中,质量高;二是降低了长途跋涉的运费。

    他总结黑龙江冷水鱼市场现状是:第一,卖鱼苗的、整合资源收鱼的多,深加工企业少。第二,一产三产融合的多,搞精深加工的少。

    秉着这样的思路,李国志一直在做东龙品牌。“除了做鱼子酱,我们还深入研究鱼身上的零部件,发现它的药用价值高于食用价值。”2017年他开始做药食同源,与中国中医科学院等院校合作研发鲟鳇鱼药食同源的8款系列产品,解决慢性病、大健康等问题。“第一款产品鲟珍养原已经出来了,是鲟鳇鱼卵的冻干粉,加上药食同源中药材组方和骨胶原蛋白肽,能起到抗衰老作用。”

    截至目前,鱼子酱业务占该公司销售总额的60%~70%。预计明年1月,药食同源冻干粉将推向市场。

    “龙江鱼”品牌特色探索中

    黑龙江科技大学教授柴方营表示,“三花五罗十八子”“得莫利炖鱼”“兴凯湖大白鱼”是我省著名的区域公共品牌和产品品牌,虽然在国内享有盛誉,但仍需进一步强力打造。同时,积极发挥省渔业协会和龙头企业的作用,建立龙江鱼产业联盟,创建龙江鱼类品牌“新三品”(区域公共品牌、企业品牌、产品品牌)系列。

    如何保鲜,是龙江鱼能否打响品牌的一大掣肘。记者从抖音等直播带货平台看到,目前发往全国各地的龙江鱼,大部分是今天订货、晚上捕捞、第二天早上宰杀后放入保温箱,加冰袋冷链运走,当晚端上餐桌。个别短途顾客会要求放入氧气袋中走冷链物流。虽然从捕捞到上桌时间已大幅缩短,但如何进一步缩短运程,仍是提升龙江鱼鲜度品质的关键问题。

    建鱼仓是北鱼集团提出的一个保鲜思路,该集团总经理康志永告诉记者,我省冷水渔业的产能连30%都没释放出来,主要原因就是没鱼仓,“冬天没温室暂存、暂储仓,我省的优质水产品就没有稳定的供应能力,夏季没有水上鱼仓进行临时存储,大水面的优质鱼就没法卖上好价格。同时,因为没有足够的仓储能力,也就没办法做标准化水产品加工产品,龙江鱼就无法真正打响品牌。”

    站在全国甚至全球角度,国内产业专家给刚踏上品牌之路的龙江鱼提出哪些建议呢?王力(化名)是某集团鲑鳟鱼业务板块原总经理,他十分看好国内市场。他告诉记者,以三文鱼为例,三文鱼是鲑鳟鱼类的通用俗称,原指鲑属的大西洋鲑。从外形、肉质色泽到口感,与国产虹鳟鱼相差无几,但价格差距很大。例如冰鲜原条挪威三文鱼,3年前的清关价是7.5万/吨(每斤37.5元),去年涨到13万(每斤65元),而国内同规格虹鳟每吨比其低5000元~1万元左右。

    这部分差价都揣进挪威人的腰包了吗?王力介绍,挪威水产局每年都会拿出贸易额的0.3%~0.4%用于品牌推广。“挪威三文鱼刚进中国的时候,推广费比例更高,占贸易额的0.7%~0.8%,办活动、搞论坛、找形象大使,还有渔业部长亲自参与推广,背书挪威三文鱼。”

    黑龙江如何突出重围,在冷水鱼市场占有不可替代的独特一席呢?王力认为,黑龙江冷水鱼的种质资源丰富,黑龙江水产研究所的冷水鱼种业与养殖技术研发与推广能力全国领先,最新研发的“水科一号”备受业内关注,“业内都知道黑龙江的水好,鱼苗质量好,而苗种在全产业中质量和市场占有率最高。下游产能放大后,苗种业将最挣钱。例如白羽肉鸡种苗,全球就两家公司。所以我认为,黑龙江在走高品质冷水鱼养殖、加工的同时,扩大产能做好龙江冷水鱼鱼苗的地方品牌十分重要。”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