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民生关注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教育体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한국어
  • 黑龙江新闻网 >> 法治在线
    “人生小满”广告被指抄袭 再掀讨论热潮
    短视频版权保护难在哪儿?

    据新华社报道 先在社交网络上刷屏传播,后被自媒体博主“北大满哥”网络喊话告知侵权,5月21日小满节气,奥迪一支以“人生小满”为理念的广告,经历了从美誉一片到被指抄袭的反转,掀起了短视频著作权的又一波讨论热潮。25日,“北大满哥”再度回应,称目前三方已经达成协议,将小满作品文案免费授权,希望公众对内容、原创更加关注。

    近年来,短视频行业用户和市场规模持续增长,应用场景不断拓宽,与之相关的侵权问题也频频发生。各种“剪刀手”“搬运工”将著作权人的智力成果据为己有。短视频成为版权侵权的“重灾区”。

    涉短视频著作权案件数量逐年增加

    今年6月1日,是最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施行满一年的日子。新法明确,视听作品只要满足“独创性”“可表现”等法定作品的特征,就能获得著作权保护。

    在“北大满哥”发布的对比视频中,奥迪“人生小满”广告的文案和他此前发布的视频文案重合率之高令人惊讶。广告几乎是“一字不差”地在未经授权许可的情况下使用了他的表述。

    对此,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北大满哥”作为权利人,依法享有著作权,奥迪公司此前未经授权使用了他的作品,构成著作权侵权。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9.34亿,占网民整体的90.5%。观看短视频之外,不少人也用手机拍摄短视频,分享生活碎片。同时,一些短视频作品与电子商务、广告营销融合,为数字经济发展助力。

    “一开始就是想用视频记录生活,后来被别人搬运到别的平台,点赞播放一下子很多,有的博主甚至搬运了我十几条视频。”外卖小哥李园园记录下了带着女儿送外卖的日常,结果被其他账号搬运,甚至编造了故事,在澄清的过程中,李园园的账号才逐渐被关注。

    同为视频博主的杨某是一名无臂残障人士,在发现博主覃某未经允许,擅自修改发布其短视频并用于商业目的后,向法院起诉。法院认为,杨某主张权利的视频虽为带货视频,但围绕相关主题进行了脚本设计、场景选取、运镜和剪辑,体现了视频制作者的个性化表达,属于作品,应受到著作权保护。

    据北京互联网法院介绍,自2018年9月9日至2022年2月28日,该院共受理涉短视频著作权纠纷案件2812件,案件数量逐年增加,其中2021年涉短视频著作权案件数量达到2020年的近2倍。

    短视频著作权侵权认定、治理存难点

    通过对涉短视频著作权案件进行的分析表明,对作品进行切条、搬运的复制性侵权仍为侵权的主要类型。与此同时,剪辑长视频画面配以文字内容进行二次创作,以及模仿他人短视频拍摄主题、内容及方式制作相似短视频等侵权行为逐渐增多。

    抄袭创意或故事内核的行为,使得是否侵权的认定更加困难。

    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副秘书长史文霞从个人和平台两方面剖析了侵权治理的难点所在。从个人角度看,自媒体时代视频传播范围广、速度快,短视频侵权主体过于分散和隐蔽,单部作品的监测和维权成本较高,且诉讼维权取得收益与视频制作成本、商业价值不对等,权利人没有足够动力维权。对平台而言,如何确定其主体责任、社会责任与主动监管成本之间的平衡点是监管难点。

    堵疏结合建立著作权保护机制

    为短视频用户提供信息存储空间和发布渠道的平台,也理应规范自身行为,履行监管审核义务。赵占领建议,短视频平台更加积极主动发挥作用,强化监管,提高对侵权投诉的处理效率。

    对于如何建立有效的著作权保护机制,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认为,法律层面的保护是最基本的,要想为版权保护增添长足的动力,需要进一步认识到版权的市场价值,依托有能力市场主体的建立和完善,与版权人形成利益共同体,探索版权利用和保护的商业模式。“一方面要堵,治理侵权行为;另一方面要疏,实现合理授权。”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