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每事问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文体教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黑龙江新闻网 >>
    松花江上·百年印记|两岸飞“虹” “桥”见繁荣

    清晨,阳光透过云层洒在松花江上,也洒向横跨江面的一座座桥。慢慢地,桥上的车辆开始增多,两岸热闹起来,车水马龙中的人们是城市最鲜活的表征。

    22222.jpg

    四方台大桥

    从此岸到彼岸,桥一直都是最称职的“摆渡人”。松花江上的座座大桥赋予了江水更多的活力,也让两岸的城市充满流动的韵律。

    讲述松花江上大桥的故事,我们选择从一座百年大桥开始……

    大桥见证铁路跨越发展

    在松花江上所有的桥中,松花江滨洲铁路桥是哈尔滨历史长河中的重要印记。始建于1900年的滨洲桥,几乎与城市同龄。桥身上的钢梁结构骨架感十足,写满了岁月的洗礼。

    作为百年大桥,它见证了中东铁路的通车,也曾是滨洲线的“咽喉要道”;它“抵御”过超大洪水,也经受了6次全国铁路大提速的考验。

    3333.jpg

    滨洲桥

    老哈尔滨人喜欢将滨洲铁路桥亲切地称为“老江桥”,并津津乐道。因为它不仅是松花江上的第一座铁路桥,也是哈尔滨的第一座大桥。

    每逢好天气,桥上的游人总是特别多,一些影视剧也喜欢在桥上取景,从“夜幕下的哈尔滨”到“白日焰火”,列车在演员旁边呼啸而过的场景,让画面充满了张力。

    2016年,滨洲铁路桥正式退休,变身为哈尔滨第一座跨江公园,也成为了网红打卡地,人们在桥上散步、拍照、看风景、录抖音。

    而就在滨洲铁路桥“退役”的前一年,一座新的铁路大桥哈齐高铁松花江特大桥与它毗邻而建。作为省内第一条城际间高铁——哈齐高铁的重要组成部分,新建哈齐高铁松花江特大桥也成为了松花江上最繁忙的桥之一。时尚、大气的白色拱形仿佛给大桥插上了翅膀,与古朴的滨洲桥形成视觉上的对比,更一同见证着龙江铁路建设的跨越式发展。

    大庆人张丽荣经营一家海鲜店,因为生意的原因,她需要经常往来哈尔滨,也成为了哈齐高铁的常客。“每个月都坐,一年得坐20多次,有了高铁真是太方便了。”

    当张丽荣将从哈尔滨进货的海鲜带回大庆售卖的时候,哈尔滨市民韩东因为哈齐高铁将自己的生意圈扩展到了大庆。“以前销售范围主要在哈尔滨,高铁太方便了,早上去大庆见完客户,中午就可以回来,销售半径扩大了。”韩东说。

    从哈尔滨的江北驶向江南,当哈齐高铁穿越松花江的时候,也许列车上的人们并不知道这座大桥在建设时曾创下主桥采用世界首例四线系杆拱连续梁结构;国内最大单个自重168吨、承载力达2万吨的球型钢支座一次安装成功等多项纪录。交通方式的变化,让生活有了更多的便利,越来越多的人们享受着“双城生活”的红利。

    贯通南北助力“大”经济圈

    如果说松花江滨洲铁路桥是哈尔滨由村镇发展为远东文化经济贸易中重要城市的见证者,那么哈尔滨松花江公路大桥则是江上公路类大桥建设的引领者。

    “当年,随着哈尔滨的经济发展,铁路运输呈现饱和,航运受气候条件限制。太阳岛在松花江北岸,夏季游人如织,全靠十几艘渡船和小舢板过江,人们在烈日下排队候船有时候要消耗几个小时。一江之隔的交通不便,让人们特别渴望能一桥飞架南北。”提起当年的情景,大桥设计参与者、原省公路勘察设计院副院长赵廷耀记忆犹新。

    1983年,哈尔滨松花江公路大桥正式开工建设,由于属于特大型公路桥梁,设计这样的桥,在龙江的建桥史上还是第一次。

    “按照当时的要求,要把松花江公路大桥建成哈尔滨的一景。建成后,大桥获得了建筑业的最高奖鲁班奖,漂亮的剪刀造型即使现在看仍然很经典。”赵廷耀说。

    4444.jpg

    松花江公路大桥

    68岁的王慧是水利系统的退休职工,公路大桥承载了她很多的青春回忆:“大桥建成时,哈尔滨市民都沸腾了,我和同事特意去桥头拍了好多张照片,现在还珍藏着。最重要的是,因为有了桥,两岸成为了一个整体,不再感觉被江水分隔了。”

    的确,哈尔滨松花江公路大桥贯通了哈尔滨及绥化、黑河、满洲里等国道干线,成为哈尔滨市以及黑龙江省公路交通的重要枢纽,也助力江两岸共融成哈尔滨“大”经济圈。

    11111.jpg

    阳明滩大桥

    随着时代的发展,2008年开始,松花江哈尔滨段陆续建设起了几座新桥,桥的造型也更现代、时尚,可松花江公路大桥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始终不变。

    “2010年,车流量日趋饱和,松花江公路大桥需要扩容。当时设计了几种方案,也曾想过距离它几公里外建新桥,但是考虑到人们对大桥的感情和习惯,选择了‘原地扩建’。”省公路勘察设计院副院长聂玉东说。

    5555.jpg

    松浦大桥

    王慧的儿子原伟就住在江北,虽然在江南上班,但他丝毫没有不便感。他说,江北空气好,商业越来越繁华,松花江上的桥也越来越多,出行非常方便。每到周末,王慧也经常去江北看儿子,最近她还有了新期盼,就是“水下的桥”。“跨江地铁开了,就更方便了。”

    一座新桥带出一座“新城”

    当我们将目光放眼东部,小城绥滨正因桥而兴。

    从佳木斯市驱车前往绥滨县,富绥松花江公路大桥是必经之路。夕阳的余晖照得江面波光粼粼,远远望去,大桥宏伟壮观,江边滩涂上,几十个白色的风力发电机随风转动,动感十足。

    几百米的不远处就是大唐绥滨新能源有限公司。监控室里,值班员李彦斌正通过监控后台查看风机的转速、风速和发电量。与此同时,作为大唐风电三期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

    绥滨县南依松花江,北临黑龙江,最好的出行方式是走松花江,但富绥松花江公路大桥建成前,因为江上没有桥,当地只能依靠摆渡,三江平原也被分割成了绥滨往西、富锦往东的两个交通体系。

    66666.jpg

    富绥大桥

    53岁的马洪阳是大唐绥滨新能源有限公司集成风场党支部书记。绥滨县的历史,他至今记忆犹新。“我从小在绥滨长大,后来考到哈尔滨读书,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寒假,我和同县的几个同学一起回家,我们从哈尔滨坐车到佳木斯,再换车到富锦。夏天过江靠摆渡,冬天则需要坐车从已经封冻的江面上过江。恰好那几天连续下大雪,车开不了,我和同学们在富锦的小旅店里困了一个多星期,眼见江对岸就是家,可就是回不去。”

    毕业后,马洪阳选择离开家乡,在佳木斯就业。2009年富绥松花江公路大桥开工建设,大唐公司也选择在绥滨落户、投资建厂,马洪阳又回到了家乡。

    “刚建厂时,大桥还没建完,要将风力发电机的组成设备从佳木斯运到绥滨,只能从佳木斯经鹤岗、萝北绕圈走。由于设备比较大,有的单件在90多吨,运输专用车辆很长,经过一些乡道县道,转弯半径不够,又要垫路取直,250公里需要走一两天。2011年大桥建成通车,从富锦到绥滨只要30多分钟,比以前节省10个多小时。”马洪阳说。

    绥滨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张同胜告诉记者,以前绥滨县物流成本高、运输时间长,招商不容易。随着大桥通车,经济开发区也渐成规模,现在已入驻企业25家,包含能源、农副产品加工、酒饮、物流、高新技术等产业,2020年开发区企业总营业收入为13.4亿元,纳税2538万元。

    不仅是工业,大桥给绥滨的农业也插上腾飞翅膀。

    绥滨县与富锦县只有一江之隔,直线距离不足5公里,以前因为江上没有桥,同样的粮食,绥滨的收购价要比富锦便宜很多,这中间的差价就是摆渡过江的运费。

    绥滨县中仁镇富山村村民周厚超家里种了1000亩水稻,大桥建成后,他一吨粮食能节省运费50元。绥滨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曲晶说,绥滨县是农业大县,粮食产量大,但粮食运输、销售成本高,效率低。在大桥没建前,绥滨县依靠摆渡过江销售粮食,每车40吨的粮食运费为1000元,运粮过江需要2~3小时,如今,每车运费800元,运输时间仅为30分钟。

    如今,一个完整、贯通的交通圈正引领绥滨踏上快速发展的“跑道”。

    今天的松花江上,座座大桥继续书写着两岸繁荣,而江面上也启动了新桥建设,关于桥的故事会更多更精彩,而渐渐织密的交通网络背后,正折射着龙江的发展活力。

    记者:狄婕;摄影:姜久明 张澍;视频:刘项 张澍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