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每事问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文体教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黑龙江新闻网 >>
    松花江上·百年印记|治水兴水享安澜

    江波浩渺,云霭依稀。临江远眺,但见江水滚滚流动。

    作为我国七大河之一的松花江,千百年来奔流不息,养育了黑土地上的勤劳儿女。依水而居的人们受母亲河福泽庇护的同时,也会受到河水泛滥的困扰。治水兴水,成为一代代龙江儿女肩头卸不下的担子。

    水利兴则天下定。勤劳智慧的松花江两岸人民,征服水患、兴修水利的脚步从未停歇。近日,黑龙江日报全媒体记者从松花江源头出发,探访两座与松花江息息相关的水利工程。

    尼尔基水利枢纽:千米大坝抵御洪水

    在神秘的大兴安岭南麓,一条自北向南的大江——嫩江,从这里蜿蜒而出,汇入松花江,它是松花江第一大支流。独特的地理条件和自然环境,孕育了其桀骜不驯的性格。为了护佑地方百姓,在几代水利人的努力下,尼尔基水利枢纽终于横亘在嫩江之上,总长7200多米的大坝将滚滚而下的嫩江水拦腰锁住,筑起了嫩江流域抗御洪水的一道巨大屏障。

    水面浩瀚开阔,大坝气势恢宏。尼尔基水利枢纽蕴含了嫩江两岸人民半个世纪的期盼与梦想。

    b53da57f-0238-4f02-b340-1c771c7a7eda.jpg

    尼尔基水利枢纽

    “自20世纪50年代起,松花江流域规划委员会就开始谋划尼尔基水利枢纽工程,但由于工程建设比较复杂,几经勘测、论证,工程迟迟未能开工。”嫩江尼尔基水利水电有限责任公司副总工程师马季喆说。1998年的那场大洪水过后,枢纽建设迫在眉睫。

    1998年汛期,松花江流域降雨异常,雨区始终徘徊于嫩江流域,导致嫩江流域干流、支流全面涨水。“持续降雨导致江水暴涨,从齐齐哈尔市区到周边县区的路全都淹没了,出行只能靠船。”公司防汛办公室主任林运东回忆道,当时在富裕县工作的他,见证了这场大洪水峰高量大、持续时间长、所经防洪工程受到的严峻的考验。

    在这次大洪水中,梅里斯、雅尔塞、托力河、白什哈、老局子等堤段相继决口;碾子山雅鲁河沿江农防堤几乎全线溃决,致使8个村、15个自然屯的4400余人遭到洪水围困;龙江县龙景公路和雅鲁河两座跨河大桥、富景公路和罕达罕河大桥、九龙、雅嫩、马场灌区渠道工程相继被洪水冲断冲毁;齐甘路、嫩江公路大桥引道相继过水中断……

    20余年过去了,当记者在齐齐哈尔市水务局翻看这段历史资料时,当年波涛汹涌的洪水猛兽宛如就在眼前。据综合统计,那场洪水过后,齐齐哈尔市有165个乡镇的2327个村屯受灾。农田受灾面积1785万亩,粮食减产46.4亿公斤。全市各项累计遭受的直接经济损失61亿元,水毁最重的是水利工程,直接损失2.68亿元,造成的间接损失更是难以估算。

    1998年特大洪水过后,国家加快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和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脚步加快了。2001年6月,承载了几代水利人梦想的尼尔基水利枢纽正式开工建设。

    缚住嫩江,就是保住松花江。“工程历时5年,建成后齐齐哈尔市防洪标准由5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尼尔基至齐齐哈尔河段的防洪标准由20年一遇提高到50年一遇,在哈尔滨松花江段遭遇到嫩江洪水时,发挥较大的削峰错峰作用。”水库调度处副处长胡宝军说。

    溢洪道开启,白浪排空,一泻千里;溢洪道关闭,调蓄错峰,江河安澜。

    2013年汛期,嫩江发生自1998年以来最大洪水,6小时最大入库洪峰量9440立方米每秒,尼尔基水库充分发挥拦洪调蓄作用,极大减轻了下游防洪压力,确保重要保护区防洪安全。“和1998年相比,2013的洪水对当地百姓没有造成任何影响,这都得益于尼尔基水利枢纽的建成。”办公室主任姜爽说。

    6月1日起,嫩江流域进入今年汛期,尼尔基公司全体员工进入备战状态。“在经过前期溢洪道闸门检修、防汛演练等工作后,公司将切实加强值班值守,密切关注流量洪峰数据,时刻做好预报、监测、调度工作,继续肩负护佑嫩江安澜,泽被一方百姓的神圣使命。” 林运东说。

    大顶子山航电枢纽:“5米水位”孕育“网红海”

    沿着哈尔滨松花江段北岸的滨水大道,一路向东行驶,只见水光潋滟,风景旖旎。行至西飞渔村附近,但见堤岸上花海延绵,江面上渔船点点,细软的沙滩上遍是遮阳伞和度假帐篷,蓝天白云之下,长余百里的生态长廊画卷徐徐展开。

    2020年夏天,“来哈尔滨看网红海”的话题持续霸占社交媒体榜首,而这片“海”的故事,还要从一座航电枢纽说起。

    时光回溯到20世纪80年代,作为东北地区第一大内河,松花江干流上往来的货船帆影,成为一代人独特的回忆。但随着工业用水大幅增长以及受自然、人为等诸多因素影响,松花江因低水位而断航的时间逐年延长。为了让母亲河恢复往日风采,大顶子山航电枢纽工程应运而生。

    25a60cd1-5a6d-4ef0-98c5-d977849ab9f3.jpg

    大顶子山航电枢纽

    “大顶子山航电枢纽工程,是渠化松花江总体规划7座枢纽中开工建设的第一座,建成后,松花江哈尔滨段常年水位保持在116米左右,较原来提升了近5米。”水运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曹渤岩说。

    提升5米水位,能给松花江哈尔滨段带来什么改变?

    “最直观的改变就是通航期的延长。以往春季会有45天左右的断航期,但现在从4月中旬开始直至11月中旬江面冰冻,都可通航。”曹渤岩说,因上下游水位之间存在落差,所以大顶子山拥有东北三省唯一一座船闸,我们也利用水库水位与下游水位之间的落差势能,推动水轮机转动,进行发电,每年发电量达3.5亿千瓦时,可供一个小型县城近一年的用电量。

    大顶子山航电枢纽建成后,将以前的沙滩荒地淹没,在松花江哈尔滨段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工湖,也就是如今的“网红海”。

    “看到朋友圈大家都在打卡网红海,我们也想着来看看。”带着全家自驾来野餐的杨女士说,没想到哈尔滨还有这么好看又好玩的地方,真的跟到了海边一样,水面一望无际,让人心情十分舒畅。

    不仅如此,大顶子山航电枢纽工程的设计中,包含了一条横跨江南江北的坝顶公路(桥),及全长40公里接线公路,将哈同公路、哈肇公路相连,形成哈尔滨市环城公路运输网,沟通哈尔滨市外围的两岸交通。

    “过去位于松花江北岸的巴彦、木兰和通河因交通不便导致经济发展受到巨大影响,如今断裂的经济带被紧密缝合,哈尔滨中心对松花江北岸的辐射带动能力越来越强。”曹渤岩说。

    生态效益显现:万顷碧波润泽宜居

    6月的扎龙,水草丰美。极目远眺,只见丹顶鹤在芦苇荡中翩翩起舞。

    “尼尔基水利枢纽通过调蓄运用,为下游扎龙、连环湖等湿地供水提供了保障,扎龙湿地的生态条件和生物多样性逐步得到恢复。”姜爽说,丹顶鹤等珍稀水禽生存环境得到改善,才有了如今鹤舞蓝天,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图景。

    滩涂变湿地,臭水沟变清水河;碧水白帆、飞鸟云集。大顶子山航电枢纽工程建成后,松花江哈尔滨段也成了一张靓丽的新名片。

    “过去这里都是裸露的沙滩,每逢枯水期就会导致风沙弥漫,环境十分恶劣。”家住江北的马先生说,如今放眼望去,从前的小水泡变成了连片湿地,吸引了很多鸟类来这里栖居。

    百里生态长廊,万顷松江湿地。“大顶子山枢纽优越的地理位置,宜人的自然景色,为哈尔滨发展旅游构筑了宽广的平台。随着水面面积的增加,空气湿度也随之增加,改善了局地小气候。” 曹渤岩说,利用水位高、水利充足等有利条件,建设人工河渠、湖泊,改造原有河沟,引水入市区,建设水网化园林生态城市。大顶子山夏季有保障水面的作用,冬季将提供广阔平坦的冰面,为哈尔滨市发展旅游构筑了宽广的平台,促进了旅游业的发展,产生显著的旅游间接效益。

    水利工程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如今尼尔基水利枢纽和大顶子山航电枢纽工程如守护神一般,肩负着护卫大江大河的重任,也让古老的城市青春焕发,活力无限。

    松花江上,水利工程建设驰而不息。在年复一年的江河安澜、五谷丰登里,辉映着龙江儿女的水利底气和责任担当。

    记者:孙铭阳 吴玉玺;摄影:孙铭阳 吴玉玺;视频:孙铭阳 吴玉玺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