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每事问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文体教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黑龙江新闻网 >> 冰城声音
    外地试水的“公交电梯”,冰城可行吗?

    从6月份起,哈尔滨市各个城区逐步公布老旧小区改造的范围和面积,老旧小区能否安装电梯,又开始成为居民讨论的热点。《哈尔滨市既有住宅加装电梯工作指导方案》 也在近期开始实施……可电梯动辄几十万的安装及后期维护费用如何解决?成了很多居民要面临的难题。

    从2018年起,北京、杭州等城市已开始采用“共享电梯、公交电梯”的方式作为解决方案,省内部分小区的居民也在逐步探索这种新的加装电梯模式。

    南岗区革新街167号院安装的电梯

    老旧小区安装电梯 已成部分老年居民刚需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时,黑龙江省60岁及以上人口已达到739万余人,解决“老年人上楼下楼难”的呼声越来越高,老旧小区加装电梯也成了很多居民的“刚需”。

    家住道里区的周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父母今年都是72岁,老两口住在6楼,最近两年每次出门上下楼,最少需要十多分钟,老人感觉麻烦,现在每周只出门三四次“活动活动”,生活必需品多数都是子女采购送到家里。周先生说:“其实父母也想没事下楼溜溜弯,和老同事钓钓鱼、打打牌,但现在出门对于他们确实有点困难。”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截至2020年底,仅哈尔滨市便有200多个居民单元正式进行了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申报。特别是三层以上的居民,对于电梯的需求最为迫切。

    加装电梯资金如何筹措是一个大难题

    虽然老旧小区对于电梯的需求很大,但目前落地建成的却是寥寥可数,目前哈市只有光华小区、哈尔滨工业大学家属楼等个别单元的电梯开始运营。其中,改造资金谁出就是一个大难题。《哈尔滨市既有住宅加装电梯工作指导方案》对于资金筹集有明确的表述:“既有住宅加装电梯所需的建设、运行使用、维护管理等资金由相关业主共同承担,由相关业主自行协商达成一致,并形成资金筹集使用方案。”

    虽然《方案》中,还明确对于由相关业主出资、电梯权属归相关业主共同所有的加装电梯项目,市级财政按照每部电梯15万元给予定额资金补助;加装电梯的业主可申请使用住房公积金等,但建设和维护费用,对于居民来说还是一笔“大钱”。

    哈市一家电梯公司负责人刘经理说,以一栋7层老旧住宅为例,一个单元加装电梯所需费用约45万元,即便除去补助资金15万元,仍需要居民自行筹集30万元的费用。按照现有政策的出资方案,一个单元三户的户型测算,每户居民出资约为1.5万元至3.5万元。

    道里区工程小区112栋2单元加装的电梯

    跑手续协商邻里 电梯落地也挺繁琐

    黑龙江省电梯行业协会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省电梯协会还没有接到共享电梯安装的申请,据协会了解,既有建筑安装电梯,目前主要是居民募集资金,完成审批后,联系企业来施工。”

    6月15日,记者在道里区工程小区看到,此前建设的电梯目前处于暂停状态,该单元居民介绍说,此前可能因手续问题暂时停工了,群里已经通知,有新的施工队伍接手,工程近期将恢复,居民们都希望工程能顺利完成,早日使用上电梯。

    其实,除了前期要支付大笔资金,如何顺利完成审批,也是居民比较头疼的问题。正在联系邻居打算申请加装电梯的孙勇告诉记者:“其实,老楼加装电梯从审批到建设都是挺复杂的工程,靠几个居民牵头开始跑,特别操心费力,特别是要协调低楼层的邻居同意等,都是很复杂的问题。如果有专业的运营公司负责,那就便利很多了,居民只负责按次交款就行。”

    “公交电梯”外地试水 居民按次缴费 其他企业承担

    其实,相对于居民出资建设方式,从2018年起,国内北京、杭州等地就开始借用共享经济思维,建设“公交电梯”。也就是老旧小区电梯建设和维护均由运营公司来负责,居民按出行次数刷卡或刷脸缴费,如同乘公交车一样。

    2018年初,北京市黄村西里社区56号楼3单元、5单元电梯投入使用,成为北京首批采取“公交电梯”运营模式的小区。据建设企业介绍,设备和安装成本花费约30万元,除居民使用按次缴费是主要收入外,电梯内广告收益也是成本回收的盈利来源,预计5至8年,企业可以收回成本。

    杭州市临安区“公交电梯”也已经开始实际运营,负责该项目的浙江欧姆龙电梯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按照前期测算,每人每天使用2至3次,企业收回成本需要5到10年。电梯运营寿命大约为15年,对于企业和居民来说,可以视为双赢的一种解决办法。

    试水“公交电梯” 这些坑不要踩

    虽然说“公交电梯”在建设过程中让居民觉得便利了,但在后期运营中也存在一定风险。在南方部分城市中试运营后,也有企业出现入不敷出的问题。

    杭州一家企业表示,由于居民出行次数和此前预算有偏差,导致企业回收成本时间明显延长。“主要就是居民出行率较低,导致成本回收期加长,超过电梯实际运营期。企业后期为了回收成本,会提高单次出行的价格。因为不能亏损运营,只能重新核算价格。”

    除了建设成本,还有维保成本。该企业负责人说:“之前我们也进行过测算,居民外出单次费用中,有0.2至0.5元是用于维护成本的,如果后期居民出行率不高,日常维护成本还会增加,这笔费用未来依然还需要使用者来承担。南方一些城市政府补贴比例较高,后期居民承担的费用较少,但未来加装电梯需求会越来越多,不能全依靠财政补贴。还需要寻找除了广告外的新经营模式。”

    黑龙江省电梯行业协会工作人员对此也提醒,为了避免出现类似情况,就需要居民在选择电梯品牌和运营企业签订合同时进行约定,特别要约定超出运营成本费用的补偿方式等,这样才能尽可能减少电梯再运营后期出现的使用费用纠纷。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