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民生关注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教育体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한국어
  • 黑龙江新闻网 >> 文化旅游
    清河清晨:此心安处,即是清河

    旋臂吊

    月牙湖

    松花江边

    发呆的布谷鸟

    通往松花江的基建路

    生活报记者 静伟

    清河的清晨,贵在一个“清”字,也美在一个“清”字。

    天气,清凉;街路,清净;行人,清闲。

    走在清河林业局所在的这样的一个小城里,你会觉得,整个人都变得清澈起来,有如林区清晨的一滴露水,轻盈且明亮,仿佛要融化在这个小城的空气里。

    清河人好像连街名都懒得起,中央大街、通江街、光明街、友谊路……让我这个哈尔滨的来客,有了一种熟悉和亲切感,嗯,还有一个比乐大街,比哈尔滨的比乐街,就多出了一个大字。

    在清河住的每天清晨,我最喜欢做的,就是从我酒店所在的中央大街出发,沿着基建路去不远处的松花江边走走。这条街路应该也是新修的,还没有街牌,后来听一直在当地生活的龙江森工清河林业局融媒体中心主任王强说,这条街就是之前的夜市街,因为当时一到晚上,这里就都是大排档。不管是基建路,还是夜市街,名字听起来也都很省事。

    这条街最让我着迷的,就是那一片片葱茏浓郁的绿。它不是简单的绿化带,而是一片片的树林,你可以选择在马路上走,也可以钻进树林,去走林间小道。一路上,随处可以听到布谷鸟的叫声,有时甚至几个一排,从你的眼前掠过,还有的,会栖息在路边的墙上,发呆。

    到了松花江边,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每个清河人都熟悉的旋臂吊,它如今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仿佛在怀想当年热闹的船运木材的历史。江边的绿树和野草闲花,还有对面的山影,都让这一段的松花江,别有一番姿容和韵味。

    因为江边救人,成了小城名人的王强,每天清晨,几乎都风雨无阻地跟一群老伙伴在这里游泳,成了清河清晨的一道风景。但我接连去了两天,都没有遇见他们,后来一问才知道,我去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游完了,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啊。

    直到要离开清河的那天,我起了个大早,却发现外面下雨了,心想,王强他们应该不会去游泳了吧?但等到江边一看,已经有十来个人影,或在江中,或在岸边,而扑腾得最远的,正是王强。王强上岸后告诉我说,这算是人少的时候,多的时候得有二十多人,他还特意向我介绍了一位发白稀疏却精干矍铄的老者,说这就是之前清河林业局松林林场的老场长王文,正是他的一念之间,保全了清河妈妈顶如今那依然繁茂美丽的原始森林。

    回去的路上,王强指着路边一处红砖废弃的船站跟我说,这是带给包括他在内的清河孩子童年最快乐的地方,小时候他们常在这里下水游泳洗澡,有时甚至会套上汽车内胎,游到对岸的桑树岛去(如今叫龙王岛),去摘取那虽然小但却酸酸甜甜的桑葚吃,为此,回家也都没少挨父母打。

    江堤一侧不远处,就是月牙湖公园。初见月牙湖,我就惊艳于她的秀美,甚至有“小西湖”之感。湖边一片荷叶,虽然还没有开花,但荷叶田田,让人不由得想到江南,忆起西湖。

    最美的,是湖心的两个岛,一个有桥相连,一个孤悬湖心。我更喜欢那个孤悬湖心的,那扑面而来的绿,仿佛就像一只开屏的绿孔雀,又像是一艘巨大华美的龙船,风吹水动,似乎隐隐有移动之幻觉。

    正对着湖边的,是一排的健身器械,想想都美,每天对着这样美丽的湖面、呼吸着如此新鲜的空气,健身锻炼,是一种怎样身心愉悦的享受?

    在湖边锻炼的大娘跟我说,这里的野鸭子可多了,都不怕人,因为当时现场没有,怕我不信似的,她还特意拿出手机翻出视频给我们看。

    湖边一丛一丛的,有蒲苇,还有王强告诉我的,“东北三宝”中的乌拉草,是可以用来编织草鞋或垫在鞋里的。

    我开始以为这月牙湖是天然形成的,后来一问王强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几个泡子,其中有一个泡子形似月牙,就叫月牙泡子。98年抗洪之后,因为修坝,就把这些泡子扩大连接到一起,2000年建设完工,就成了如今的月牙湖,足有36公顷,也是松花江沿线最大的人工湖。

    在清河小城,最大的感受就是当地人的友善。你随便在街头拦住一个人打听什么,对方都是不笑不说话的,那笑容,亲切且真诚淳朴,让你特别安心暖心。

    清晨,罕有行人的街道,两个女环卫工已经开始打扫,而两只小狗就在她们周围,或跑来跑去,或蹲守一旁,有时,还跑到她们的腿边“求抱抱”。

    见我打听,一个女环卫工笑着跟我说,这两只狗,一只是她妹妹的,另一只,是孩子读大学时带回来的,如今孩子去外地工作了,就把狗留给她们照看了,也当是个陪伴。“正好,早上这街道上都没人,一边干活,顺便就遛遛它们。”

    清河人是真爱跳广场舞啊。傍晚跳,清晨也跳,甚至就在无人无车的街道上跳,但音乐声并不大,不觉吵闹,反让人感到悠扬,更有生活的气息。巧的是,也有一只小狗乖巧地蹲在队伍中,陪伴着跳舞的主人,偶尔穿行其间,也互无惊扰。

    在这里,你很难感受到大城市或网络上人与人之间的“火气”。在一处市场,我看到一个开电动车的女子倒车,不小心刮到了一个卖菜箱,卖菜老太也只是笑着喊道:“哎,你要干啥?”女子也忙笑着道歉,两个人的笑容都那么自然真切,并没有闪过一丝不悦。

    说到市场,在临走的那一天,我才在王强的带领下,发现酒店对面的一条街道,就有一个热闹的早市。一走进去,就有一股子活泼泼的生气。市场头处是各种活鱼,有“牛尾巴”、“嘎牙子”、鲶鱼……我说这江鲤子真大啊,摊主却说,这还不算大的呢,平时还有十多斤一条的呢。

    不仅有毛葱、黄蘑等新鲜的蔬菜,还有各种各样的菜秧,看着都甚是喜人。难怪古龙要说:“一个人如果走投无路,心一窄想寻短见,就放他去菜市场。”看到这里的蓬勃生机,真的会让人顿觉人间值得。就像罗曼·罗兰说的:“一个人生气蓬勃的时候决不问为什么生活,只是为生活而生活——为了生活是桩美妙的事而生活。”

    看到很多人排队在买新炸的油条,王强告诉我,他家的油条好吃,老多回头客了,这让我腹内的馋虫“蠢蠢欲动”,决定不回酒店吃早餐了,就在这里来根油条,再来碗豆腐脑,解解馋。本来王强说旁边另一家的豆腐脑特别好吃,女主人还是他的同学,可一问才知道,她家的孩子去参加别人的升学宴了,所以今天没有做豆腐脑,我们只能吃另一家的了。女主人笑着跟我说:“下次你来,一定要尝尝我家的豆腐脑,我家的豆腐脑卖得可好了,有时都得预定呢!”

    嗯,就冲着她家这没吃到的豆腐脑,也一定要再来清河。

    在清河的清晨,我的脑海里总是会不期然地浮现出童年时那耳熟能详的旋律:“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特别多;看似一幅画,听像一首歌,人生境界真善美,这里已包括……”

    对了,在临走时的松花江边,还邂逅了一直帮我们讲解清河风物、写过《大美清河》的清河五七农场场长车玉章。听说他也曾有过一段离开清河在外打拼的经历,但如今的他,还是选择回到清河工作,过着脱口秀演员杨蒙恩说的“别墅配狗,天长地久”的生活,还经常在抖音上,继续介绍讲解他心中的大美清河。我没有问过他在外,曾拥有过怎样的壮阔,经历过多少的波折,但看着他一脸安宁和善的笑容,就知道他现在过得很幸福、很满足。

    此心安处,即是清河。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