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民生关注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教育体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한국어
  • 黑龙江新闻网 >> 龙江新闻
    喜迎二十大 新黑龙江故事——“神奇黑土地”大型融媒系列报道丨夫妻塔护林人

    □本报记者 马一梅 李健

    他们有着鹰一样的眼睛,每天都在登高望远,全神贯注地关注着这片无垠林海,他们就是有着“千里眼”之称的森林防火瞭望员,是森防战线最可爱的人。

    金秋九月,龙江森工林区的林海就变成了仙境,处处秋天的绿,是浓烈的火,也是淡雅的画。又到秋季防火期,瞭望员王刘洋和妻子徐盼在9月15日这一天,带着工作装备和生活物资准时出现在沾河林区沾中670塔,开始了茫茫林海中长达两个月的瞭望与守护。

    王刘洋的母亲,身上的荣誉数不胜数,说她是林业英雄也不为过。她就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十大“最美职工”、中国生态英雄、党的十九大代表朱彩芹——龙江森工人心中的楷模。

    林海中的瞭望塔。

    森防“千里眼”

    龙江森工集团沾河林业局有限公司数百条草塘遍布其施业区内,纵横交错、林草相连,一旦着火,蔓延快、强度高、难扑灭。春、秋两季防火期较其他林区高火险时间要多10至15天。施业区里还有沾河顶子和大平台两处国家级重点森林火险区。

    为加强森林火险监测,瞭望塔陆续建起。瞭望员站在高高的瞭望塔上,通过望远镜可以及时发现火点,将林火扼杀在萌芽状态。

    1988年秋防前夕,朱彩芹和同在一个林场的青年工人王学堂结婚了。新婚燕尔之时,林业局在青年职工中招考森林瞭望员。她和丈夫参加了考试,双双被录取。之后被分配到距幸福经营所11公里外猪山上的451号瞭望塔,成为沾河林业局建局以来第一座“夫妻塔”。“当时,能够成为沾河局第一个进山上塔的女瞭望员,感觉非常骄傲。”朱彩芹说。

    451号瞭望塔垂直地面24米高,屹立在海拔584米的沾河施业区第三高山猪山山峰上。钢铁结构的瞭望塔,在呼呼作响的山风中不时阵阵颤动。朱彩芹笨拙地向上挪动着脚步,克服心理障碍,终于成功登塔。

    瞭望塔建在山顶,海拔高、气温低,塔上没有取暖设施。深秋时节,即使头戴棉帽、身上裹着棉袄和皮大衣、脚上穿着毡袜和棉鞋,依然冻得瑟瑟发抖。在这种条件下,朱彩芹每天还要在塔楼外观察瞭望上百次。

    小小瞭望室内,一张小床放着被褥,一张木桌上摆放着对讲机等中转通信设备,朱彩芹和丈夫王学堂就常年在这里瞭望火情。春、秋两季的森林防火高峰期,特别是近年加上夏季防火的时间,每年都要在塔上待上七八个月。每天从早6时到晚8时守塔观察火情,晚间八点半以后才能下塔休息。火险等级大或有火情的时候,她和丈夫就日夜住在塔上,最长的一次,连续在只有几平方米的塔上住了25天。

    在近30年瞭望员的工作生涯中,朱彩芹和丈夫准确发现报告各种火情火险、参与森林火灾扑救近百起,可谓是久经沙场。

    时光荏苒,朱彩芹到了退休的时候。从青春年少到青丝染霜、从体魄健康到疾病缠身,朱彩芹守护大森林无怨无悔不改初衷:“在塔上,我心里就格外敞亮。”

    天伦之乐。

    “夫妻塔”传承

    “妈,您咋也跟着来了,您身体不好,应该在家多休息。”“我也想看看你俩嘛,给你和徐盼带了些水果。”

    王刘洋身材不高,瘦瘦的,皮肤黝黑,整个人精气神十足。看到母亲和女儿,王刘洋和妻子徐盼乐得合不拢嘴。

    为什么选择子承母业,做一名瞭望员?“还是爱这片森林吧,毕竟我是林区的孩子,从小就和父母生活在这里。”不善言辞的王刘洋有些害羞。

    父母在塔上值守时,只有几岁的王刘洋和父母一起住在山上,山中除了他们一家,再无人烟。没有玩伴,王刘洋每天就和蚂蚁玩,和养的小狗玩,和山里的野兔玩。

    成年后的王刘洋想出去闯闯,看看外面的世界。通过努力成为一名出色的厨师,在长春一家大饭店担任厨师长。这时,他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想让他回林区,接过爸爸妈妈手中的望远镜,成为一名森林防火瞭望员。

    “当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实话确实有些不知所措。”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王刘洋还是不能割舍从小就与自己亲密无间的大森林,他毅然决然地谢辞了酒店的挽留,回到大山深处。

    2014年春天,坐落在坤得气林场的455号瞭望塔需要瞭望员,王刘洋在没与父母商量的情况下主动报名,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艰苦、枯燥、寂寞的瞭望员工作。恰巧,那年他也22岁,母亲朱彩芹也是在同样的年龄成为瞭望员的。

    2016年,王刘洋结婚了,妻子徐盼是有着本科学历的高材生,本来可以选择其他工作。但是王刘洋每年都有两个防火期要在塔上生活,夫妻之间会聚少离多,徐盼最终也选择了像婆婆一样,成为一名女瞭望员,与王刘洋一起坚守沾中670塔,一座新的“夫妻塔”诞生了。

    默默守护。

    对林海承诺

    “爸爸,你在上面干什么呢,下来陪我玩呀?”4岁的女儿用力摆着小手向塔上的王刘洋说。正在工作的王刘洋听到女儿的呼唤,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也许,当时他想到了自己小时候,也是在这片森林,向父母问同样的问题。

    王刘洋和徐盼塔下的“家”是“一屋一厨”,十几平方米。屋子被一铺火炕占据了一半。“塔房基本都是这样的规格,因为没接电,晚上只能点蜡烛。他们现在条件好点了,可以用电瓶供电,但使用家用电器还是不行。”朱彩芹对记者说。

    由于瞭望塔都是在密林深处,生活物资匮乏和用水成为瞭望员们最头疼的事。因为没有冰箱,所以不好保存的叶菜和肉类对于瞭望员来说,成了“奢侈品”。

    天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过着枯燥单调的生活,对比大城市里同龄人的光鲜亮丽,有过后悔做瞭望员吗?“当然没有!”王刘洋回答得斩钉截铁,“从小我就同父母一起生活在大森林,这里的一草一木早已深深刻在我的骨子里。和母亲一样,我是真心爱这片森林,能够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去守护它,非常踏实,也感到光荣。”

    到2021年年底,龙江森工集团有林地面积由2011年年末的545.99万公顷增长到557.68万公顷;森林覆被率由83.04%增长到84.71%;森林总蓄积由5.37亿立方米增长到7.18亿立方米;公顷蓄积由95立方米增长到120.9立方米。经中国林科院评估,到2020年年底,森林和湿地资源资产总价值达到2.8万亿元。

    正是因为有和朱彩芹、王刘洋一样的,千千万万个龙江森工人,他们一代一代地接力传承,筑起坚固的绿色“钢铁长城”,深情守护着祖国的东北“大粮仓”。

    图片由本报记者 李畅 见习记者 张春雷摄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