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每事问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文体教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黑龙江新闻网 >> 龙江新闻
    小宝无处可托,二孩三孩谁来带?

    随着“二孩”“三孩”政策的出台,托育难、托育烦的问题热度不减。小宝谁来带?幼儿园为何难收3岁以下的孩子?上个世纪的托儿所是否能回归?近日,记者带着宝爸宝妈们关切的这些问题进行了调查。

    家庭式带娃的四种常见方式

    关宇是哈市一名“80后”机关干部,也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大女儿今年上小学一年级,老二刚一岁多。“我们之所以敢要二胎,也是因为老人身体还不错,可以帮着带娃。”关宇告诉记者,他们全家分工明确:老大上学,主要由夫妻俩自己带;老二由岳父岳母照顾。

    做生意的孙女士每天都在朋友圈晒自己一对双胞胎的生活乐趣。目前,两娃已经20个月了。“生意由我爱人管,我和俩保姆负责照顾孩子。”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已有的“二孩”家庭,基本上采取四种方式带娃:

    A、夫妻双方父母帮带娃

    B、雇保姆到家带娃

    C、“老人+保姆”式带娃

    D、全职妈妈加老人(保姆)带娃‍‍

    “我们玩得好开心!”

    “Z世代”的托育焦虑

    上述几种家庭带娃方式,是否能够满足家长需求呢?记者发现,其实这都是宝妈宝爸们的无奈选择,因为3岁以下的托育机构难觅踪迹。

    根据国家卫健委相关调查显示,超过1/3的被调查对象表示有托育服务需求,在城市特别是科技园区、工业园区等年轻人集聚的地方,供求矛盾更加突出。

    记者在哈尔滨市调查发现,电子信息、大数据、护士等行业聚集的“Z世代”,存在集体焦虑。在某网络公司就职的“95后”许佳告诉记者,公司职员中年龄最大的28岁,目前存在谈恋爱的不敢结婚、结婚的不敢要孩子、要了“一孩”的不敢要“二孩”的状况。

    为何如此?许佳说:“不忍心让父母的后半生再次进入孩奴的循环圈中。此外,我们这个年龄段,通常是刚工作没几年,工资较低,找保姆带娃就相当于失去一个人的工资,所以‘生孩’不难,‘带孩’太难了……”

    有些“80后”家长,小时候赶上了上世纪企业单位兴办的托儿所或幼儿园,“如果上班时可以带娃到单位入托,家长就能省不少心。”这是许佳与周围同事们的期待。

    尚志幼儿园抚顺园区的婴幼儿

    0~3岁托育机构为何稀缺?

    根据国家卫健委相关调查显示,我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5.5%左右,而发达国家在35%以上。

    记者从哈尔滨市卫健委了解到,截至2019年年底,全市共有开展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机构425家,在托婴幼儿4315人。其中,只招收0~3岁婴幼儿的托育机构3家,占比1%。

    采访中记者发现,所谓“托幼一体化”基本是将招收3岁以上的孩子延伸到2.5岁以上,这些提前半年入托的孩子被单独组成小班,在照护和管理上与3岁以上的孩子基本一致。

    0~3岁的托育机构为何如此稀缺?哈尔滨尚志幼儿园抚顺园区园长邵冰分析认为主要有五方面原因:

    A、2.5岁以下的婴幼儿还太小,加之疫情因素总放假,很多家长虽然有需求,但付诸行动的较少。

    B、幼儿园针对2.5岁以下孩子的照护经验不足,缺乏相关专业照护人才。

    C、国家和相关部门推动托幼机构的发展还刚刚起步,因此家长对全托机构还缺乏信心。

    D、1岁以下的孩子太小,照护成本相对来说高许多,普惠性、收费较低的幼儿园难以承担。

    E、有些幼儿园缺乏接收0~3岁婴幼儿的资质,也就无法招收3岁以下的孩子。‍‍

    哈市正持续发力“幼有所托”

    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幼有所育”,将其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一项重要内容。随着国家、省、市等相关政策的密集出台,“幼有所托”迎来发展风口。

    5月28日,《哈尔滨市推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出炉:2025年“每个区、县(市)建立3个~5个功能健全、设施完善、承担一定指导功能的示范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每千人口拥有婴幼儿托位数4.5个。”记者从哈尔滨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了解到,此《方案》征求意见程序已结束,正待出台。

    6月25日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发布的《“十四五”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工程和托育建设实施方案》提出:支持企事业单位等社会力量开办托育服务机构。上世纪企事业单位的托儿所有望重现!

    10月9日,《黑龙江省“十四五”促进养老托育服务健康发展实施方案》)出台:到2025年,建立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为落实相关政策,推进托育工作,哈市也想出了很多办法。”哈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人口监测处托育工作负责人李若银说:“比如落实国家政策,每个托位给予1万元的建设经费;协调有关部门,水电气费给予民用价格;在报税方面,也有优惠政策;此外,高等院校和职业培训学校正在积极培训保育员、育婴师等,为托育机构输送专业服务人才。”

    在哈尔滨新区,已启动“教育系统民生保障幼儿园、托育中心新建项目”,共建3所幼儿园、4所托育中心。每所托育中心有乳儿班、托小班、托大班,共计招收390名幼儿,教师规模为90人左右。

    哈尔滨市松北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此项目预计2022年竣工,建成后必将大大缓解哈尔滨新区年轻人就业生子、二孩、三孩托育难的问题。”

    (图片由被采访对象提供)

    记者 莫丽萍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