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新闻网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注册  登录
龙江 时事 财经 教育 文娱 体育 健康 消费
您当前的位置 :文娱频道 > 作品欣赏 正文
站内搜索
关键词:
高级搜索
《红楼梦》中的清明节
http://www.hljnews.cn 2017-05-13 21:07 来源:黑龙江日报

  □胡永杰

  具有“百科全书”之称的《红楼梦》对中国的岁时节令有着浓墨重彩的展现,于觥筹交错、赋诗和乐之中,尽显诗情画意、人情风貌。清明节是二十四节气之一,又与春节、端午节、中秋节并称为中国四大传统节日。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钟鸣鼎食之家,诗礼簪缨之族”的红楼中人,咏物言情,思亲怀人,他们之间的两情相悦、惺惺相惜、志趣不凡,都在清明节中有所凸显。

  清明节的历史源远流长,约始于周代,距今已二千五百多年,为扫墓祭祖之日。清明祭祀是一种“礼”的体现,人们在敬意中悼亡先祖,传承了以儒家伦理道德为核心的文化,这恰恰与《红楼梦》开卷的“富而好礼”相得益彰。在《红楼梦》“杏子阴假凤泣虚凰茜纱窗真情揆痴理”这一回中有这样的描写,“可巧这日乃是清明之日,贾琏已备下年例祭祀,带领贾环、贾琮、贾兰三人去往铁槛寺祭柩烧纸。”尽管对此作者一笔带过,没有繁复的细节描写,但是贾家这样的世家大族,既然选择铁槛寺作为停灵办丧之地,同族人必然会沿袭清代的清明礼俗,“清明日,男女簪柳出扫墓,提尊榼,挂纸钱,拜者、酹者、哭者,为墓除草添土者,以纸钱置坟巅”(《康熙宛平县志》)。同在此回中,生病未愈的宝玉偶遇到藕官儿,见他在树下焚钱,独自垂泪,悼念药官儿,为那不知所起的情意郁郁寡欢、哭诉绵绵。且不论,这是男女之情还是朋友之情,贾宝玉对他那一往情深的情愫既欢喜又感动,悲伤之情溢于言表。清明烧纸本应“凡祭亡人,上题亡者姓氏,于应祭之地焚化”,但是宝玉不拘泥于礼仪的形式化,把作为“六艺”冠冕的“礼”更深层次地理解,“只一‘诚心’二字为主,即值仓皇流离之日,虽连香亦无,随便有土有草,只以洁净,便可为祭”。一炉一香,一茶一果,一颗诚心足矣,内心和外仪相结合才是祭祀意义之所在。

  清明节是唯一一个兼有农时节气与传统节日双重身份的日子。作为气候变化标志的节气之一,这一日太阳移至黄经十五度,气温升高,降雨增多,草木萌动,自然界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所以除了祭扫时生别死离的忧伤,踏青觅趣、勤于农事、编柳戴柳、放飞风筝等一系列亲近自然的活动带给人们更多的是欢声笑语,《岁时百问》中的“清洁而明净”便跃然纸上。在《红楼梦》的第58回,自由不羁的宝玉、活泼可爱的湘云、娇憨天真的香菱、美艳聪敏的宝琴都被一片热闹的农事场景深深吸引,以至于坐在山石上,流连忘返。院子里,众婆子各司其业,修竹、剥树、栽花、种豆,繁忙加倍,不亦乐乎;驾娘们在池中夹泥种藕,更是趣味良多。这热火朝天的春耕事象与此时的物候特征相契合,从“清明前后,点瓜种豆”、“清明下种,谷雨下秧”的农谚中可见一斑。跟随作者的步伐,来到第59回,莺儿与蕊官驻足于“才吐浅碧,丝若垂金”的柳堤,采下了嫩绿的柳条。莺儿一边走一边编成了翠叶满布、别致有趣的花篮,再以几朵鲜花为映衬,送给潇湘馆的黛玉,被夸赞是手巧之人。再至柳堤,她索性坐在山石上编柳,不失为一种本真的可爱。清明放风筝则寄托了人们想要除病消灾、企盼吉祥幸福的愿望。《清异录》卷三有“春晴竞放,川原远近摇曳白线……,清明后,东风谢全,乃止,谓之'放断鸢'”的记载。清代的《春明采风志》还有“以索绕籰,顺风放起,昼系纸条,夜系红灯,儿童仰首追逐,以泄内之积热”的取意。在《红楼梦》“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这一回中,三月初二,约为清明前后,大家以柳絮联吟,又巧遇挂在竹梢上的蝴蝶风筝,便起兴放风筝。黛玉有言,“放放晦气”。大观园里的风筝异彩纷呈,让人眼花缭乱,有美人儿的、沙雁儿的、软翅子大凤凰的、大鱼的、大螃蟹的、大红蝙蝠的、大鹰的……黛玉的风筝无法抵住强劲的风力,随风而去。众人安慰,“林姑娘的病根儿都放了去了”,然后纷纷用剪子铰断引线,仰面朝天。风筝从鸡蛋大到一星点,直至消失,欢愉的氛围却弥漫于空气中。

  清明节的传统意象贯穿于金陵十二钗之一贾探春的命运始终,为其人物塑造画上了点睛之笔,更为其结局涂上了一层孤傲又悲凉的色彩。“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正如判词所言,她的才情超凡,志气高远,有如初见黛玉时“见之忘俗”的惊艳。“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在建海棠诗社时,这样的大情怀令人动容;“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抄检大观园时,这样的真知灼见力透纸背。她对清明时飘飞的柳絮有“空挂纤纤缕,徒垂络络丝。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的淡淡无奈,对迎风而起的风筝有“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的点点忧愁。但是大厦将倾,由荣转枯,难以为继。在本应追思先者的清明,秀美英气的探春远嫁他方,与亲人的离别使她泪洒江边。船头的她看到的是茫茫无际的江面,感受的是断线风筝的孤愁,惦念的却是遥遥无期再相见的亲人。

  在灿若星辰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曹雪芹对于岁时节令的建构别出机杼,这体现在节俗意象与人物命运归宿、故事情节发展的水乳交融,时而粗线勾勒、时而细处渲染,是那样的多姿多彩、情趣盎然。从清明节一处着眼,红楼人物的悲欢离合被消融于诗韵悠长的文字中,其中缅怀祖先、催护新生的节日内涵使人动容,贾氏家族必然走向没落的凄凉更令人叹惋。

编辑:鲁光
 
 龙江新闻
大庆刺绣惊艳文博会
【走基层】齐齐哈...
兴修水利助春耕
大庆刺绣惊艳文博会
 时事新闻
“丝路金桥”引游人
怀柔雁栖湖国际会...
“蛟龙”号载人潜...
空天飞机返回地球
黑龙江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专题 | 龙江 | 时事 | 教育 | 体育 | 健康 | 财富 | 金色夕阳 首页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黑ICP备1100132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