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每事问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文体教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한국어
  • 黑龙江新闻网 >> 每事问
    在老家安摄像头 “云参与”父母晚年生活 靠监控器喊话逗93岁奶奶开心
    监控背后的千里守望

    如果让21世纪的“余光中”写一首思乡的诗,他可能会这样开头:乡愁是一个小小的摄像头,我在这头,父母在那头……

    如今,很多在外打拼的人纷纷在老家安监控,而他们安监控的目的也发生了改变:不是怕老家丢失什么,而是想从老家找回点儿什么,或者说,尽量让自己少错过点儿什么。

    相隔千里,他们通过监控“云参与”长辈们的晚年生活,监督他们吃药,瞧瞧他们晚饭吃了啥,有人暗中观察母亲出门时是否化妆,以此判断她今天心情如何……

    安监控,让老人们那些报喜不报忧的“爱的谎言”难以隐藏,也让时刻惦念亲人的孩子们,在远方获得了一份心安。近日,记者采访了一些在老家安装摄像头的人,听他们讲述监控器背后的亲情守望……

    每天监督母亲量血压 通过细节发现父亲受伤“瞒报”

    讲述人:伊先生(70后,哈市某职业技术学院后勤人员)

    我19岁来哈尔滨闯荡,老家在辽宁丹东凤城市鸡冠山镇的一个小山村。父亲今年80岁,母亲74岁,他们居住的山村十分僻静,离我家最近的一户邻居隔着一里半路程。

    一直想给父母安个摄像头,真正促使我下定决心的,是今年4月初,邻家大爷来串门时,发现我母亲病了,回去后跟女儿说,他女儿是我同学,给我发了微信,我这才知道母亲已头昏眼花多日,原因是擅自停了降压药。

    平时给二老打电话,他们总是报喜不报忧,说两句就着急挂电话,因为心疼电话费。今年清明小长假回老家,我从哈尔滨买了三个监控回去,两个装屋里,一个装室外。屋里的监控可以对讲,怕吓到他们,每次说话前,我会小声咳嗽一下或者挠挠手机壳,弄出点动静。我每天做早饭时,会打开监控,看看他们在做什么,叮嘱母亲吃药。我能在监控里听到血压仪的语音播报,了解她每天的血压变化。

    在哈尔滨生活快三十年了,每年在老家待的日子屈指可数。我现在每天用监控观察父母,有种重新参与他们日常生活的感觉。看着步履蹒跚的父亲给驴填草料,母亲在院子里洗衣服,他们一起打豆子、给玉米脱粒,还给我们这些孩子晾晒各种山货,心中百感交集。通过监控,我看到了很多以前在电话里看不到的细节,及时发现他们的“瞒报信息”。有一回,我看见父亲一上午都没精打采地躺在炕上,家里来客人了也没起来,感觉很奇怪。一再询问才知道,父亲上山捡核桃被马蜂蜇了,我赶紧托朋友买了一些药送去。还有一次,在翻看监控回看时,我发现有轻微脑梗的父亲,为了赶回屋里接我打来的一通电话,急得都快跑起来了,我非常懊悔,后来打电话之前,会先通过监控看看他在干啥。

    今年9月4日,我给父亲打电话,一旁的母亲以为是监控看不清楚了,于是拿着抹布爬高去擦拭摄像头。后来,我把这小段视频传到网上,一下火了,还上了热搜。

    很多年前,我和兄弟就给父母买了房子,希望他们能到哈尔滨来养老。今年秋天,母亲终于同意了,我也联系好了要买老家房子的人。签合同的前几天,母亲总时走神儿,我在监控器里看见她常常在院子里站着,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吃不下、睡不好,血压也高了。父亲偷偷跟我说,母亲其实不想走,毕竟住了一辈子啊,故土难离……

    虽然空欢喜一场,我还是决定尊重老人的选择,每天继续在监控里,“参与”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喜怒哀乐。

    给空巢母亲安摄像头 “怕家门被撬,也怕她突然晕倒”

    讲述人:盈盈(90后,离哈北漂5年)

    我父亲病逝多年,母亲在哈尔滨独居。北漂的这5年,我几乎每天都在担心她。看到公司安监控,我受到启发,也想给母亲安一个。

    跟很多老人一样,她时常忘记给手机充电,或者出门忘带手机。有好几次,我因为一整天联系不上她,胡思乱想,在北京急得哇哇大哭,恨不得马上飞回来。

    在给母亲安监控之前,我一度很纠结,还跟朋友讨论过,因为怕母亲反感,毕竟这涉及到她的个人隐私。今年2月,返乡过年时,我跟母亲认真聊了这个问题,跟她解释了我想在家里安监控的理由:一是怕有人撬门不安全,二是万一她突发疾病晕倒了,能及时发现。没想到,母亲很爽快地答应了。其实,这些也是她一直担心的问题,只是她从来没跟我提过。

    我买了两个监控,一个对着门口,另一个对着客厅。回到北京后,我每天午休和下班后,都会“回看”一下。大多数时间,她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刷视频,感觉挺孤单的。给她买的大电视,极少打开。她吃饭的时候,我会把画面放大,仔细看看她在吃啥,然后再打电话,劝她多买点儿好吃的。我从来不用监控器直接跟她说话,怕她自己在家被嘈杂的声音吓到。有时候,发现她不在家,我会翻监控记录,看看她是几点出门的,出门时穿的啥衣服,有没有化妆,以此判断她今天心情如何。

    即便如此,也会有失联的时候。有一回监控掉线了,打手机也没人接,把我吓坏了。情急之下,我托亲戚上门帮忙看看,发现是母亲擦东西时,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摄像头,白天遛弯时没带手机,回家后忘了给我回话。好在,后来母亲擦桌子的时候格外小心,再也没有掉过线。有时候工作太忙,我一整天都没看监控,她还会主动发微信问我:“你今天挺忙吧?我都没听到转摄像头的声儿……”

    为了碎银几两,常年漂泊在外,能带给我安全感的东西不多,但监控绝对是其中之一。每天这么看着母亲,感觉自己心里踏实多了,生活也从容多了。

    去海南陪护患病亲戚 靠监控器喊话逗93岁奶奶开心

    讲述人:郭帅(80后,个体从业者)

    “奶奶,奶奶!我给你个惊喜,快点儿开门去。”

    今年8月中旬,我在三亚通过监控器逗93岁奶奶的这条视频在网上走红,还上了央视新闻。我看到有不少网友感慨:“听你叫这几声‘奶奶’,忍不住流泪了。”还有人给我留言,询问这是啥牌子的监控器,画面这么清晰,他也想给老家的姥姥、姥爷安一个。

    我从小是在奶奶身边长大的,跟她感情很深。奶奶对我十分偏爱,家里有啥好吃的,都偷偷藏在床底下留给我。记得当年放学晚了,她很惦记我,会给我打十几遍传呼“速回家”。

    如今,奶奶年岁大了,有点儿小脑萎缩,身边常年离不开人。有时候一件小事儿,她会反复念叨好多遍。比如,奶奶一直惦记着一双鞋,坚持说落在了女儿家,找不到就说被偷了。有时候,她会喊错我的名字,把我喊成父亲或者哥哥的名字,察觉不对后,再不好意思地说:“我又犯糊涂了。”

    去年10月,奶奶被查出来胃癌早期,平时吃饭比较少。我是做生意的,时间相对比较自由。在哈尔滨时,我几乎每天都去给奶奶做午饭,陪她边吃边聊。今年8月,我去三亚护理一位生病的长辈,出门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奶奶。于是,就想在监控里偷偷看她,看见她安静地自个儿坐在沙发上,便忍不住想逗她开心。为了不打扰周围的病人,也能让奶奶听得更清楚,我去医院的阳台通过监控器跟她说话。

    听家人说,我去三亚时,奶奶很想我,晚上睡不着觉,也不好好吃饭,我就陪着奶奶一起“连线吃饭”,她果然胃口大开,吃了三个包子一碗粥。月底返乡的时候,我下飞机一路小跑,想快点儿回去见奶奶,感觉回家的路,连空气都是甜的。

    这个冬天,我留在哈尔滨,奶奶飞去三亚过冬了,因为疫情近期不能去陪她了。我正打算在三亚的家里也装个监控,这样我就能每天看看她,就像每天都陪在彼此身边一样……

    本版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