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每事问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文体教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한국어
  • 黑龙江新闻网 >> 每事问
    “小野发艺”承诺充值1万三年返9000 才返一年3000元 今年至今没返款
    “小野发艺”突然“易主” 会员担心能否继续返款

    生活报讯(记者肖劲彪文/摄) 一直以来,一些美容美发店会搞一些打折优惠、充值赠礼等促销活动,吸引了不少顾客。日前,哈尔滨市民秦女士向生活报记者反映,2019年,她在位于哈尔滨市西城红场内、注册名称为盛妆小野发艺室西城红场店(以下简称“小野发艺”)充值1万元,协议约定好每年返3000元,三年共返9000元,也就是花1000元享受1万元的美发服务,可今年这个钱到现在也没有返。对此,哈尔滨“小野发艺”合作方——北京市一发丽锦美容美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一发丽锦”)哈尔滨区域负责人石某表示,希望会员给予缓冲时间,该公司将积极解决后续会员问题,将分批次返还,剩余钱转为会员卡,会员卡可在全国300家“北京一发丽锦”连锁店使用。

    理发店促销 承诺充值1万元三年返9000元 

    消费者:才返一年3000元 今年到现在没返款

    市民秦女士告诉生活报记者,她是“小野发艺”的老会员了,2019年9月8日,位于西城红场内的“小野发艺”搞促销活动,在店员的推荐下,她参与店内的活动充值10000元,协议约定每年返还3000元,分三年返完9000元,约定日期为2020年10月1日、2021年10月1日、2022年10月1日,相当于花1000元做10000元的项目。秦女士说,去年返了3000元,今年却没有返款,给“小野发艺”工作人员打电话询问,被告知换老板了,新老板不承担财务问题,不能返现金了,可以转为卡内余额继续使用。最终,经过秦女士与店长沟通,工作人员告诉她12月末可以返3000元现金,已经将她的信息报上去了,另3000元可以转卡继续使用。

    生活报记者从秦女士提供的“黑金特权卡协议”上看到:甲方为黑龙江盛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秦女士告诉记者,当时该公司法人与位于西城红场的“小野发艺”经营者为同一个人——孙红岩),已方为秦女士。协议的第二条黑金特权卡目的写明“基于感恩回馈参与者,是以赠送消费回报参与者为目的”。协议第四条黑金卡特权规则写明“凡预存壹万元的会员卡享有10000元消费。回馈期限:次年的10月1日;回馈金额:3000元或消费卡6000元(2020年10月1日;2021年10月1日;2022年10月1日)”。

    另一名市民王女士也向生活报记者反映,2019年11月20日,她也与“小野发艺”签订了“充值有礼协议”,协议中写有“凡是充值20000元赠送20000元,期满后甲方返还充值额20000元”,可是期满后“小野发艺”并未兑现承诺。

    25日下午,生活报记者来到位于西城红场的“小野发艺”,一名自称姓姜的店长表示,这个店现已归属“北京一发丽锦”,他是最近才来这个店的,之前这名顾客参与的是充值返利的活动,因为这个店“卖”了,不能返钱了。他说有两个解决方法:第一,如果想要钱可以起诉之前的老板;第二,可以把剩余没返的钱转为会员卡继续在店内消费。

    “北京一发丽锦”哈尔滨区域负责人: 

    给些缓冲时间 分批解决老会员遗留问题

    生活报记者拨打了北京市一发丽锦美容美发有限公司办公电话核实相关情况,一名自称“北京一发丽锦”哈尔滨区域负责人的石某表示,之前“小野发艺”连锁店办了一些返利的会员卡,“小野发艺”现金流断了,之前该企业一直是拆东墙补西墙,在维持门店的各项费用,同时还兑现了一部分会员返利,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因为都是美业人,“小野发艺”的负责人找到“北京一发丽锦”寻求帮助,“北京一发丽锦”与哈尔滨小野负责人合作了一部分股份,运营和管理权归“北京一发丽锦”负责。

    石某说,在合作之初他们也要处理这些老会员的问题,突然间大批量处理这些问题,说实话该公司也处理不过来,从11月1日,不同时间段处理返钱的会员问题,希望会员也能够理解,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哈尔滨有11家店几百名员工,还有那么多客人,如果存活不下来,对美业人来说挺可惜。

    石某表示,无论怎么说,这些客人的问题也要解决,首先保证先让企业生存下来,他们不推卸责任,会积极处理这些问题,让这些会员的损失降到最小,公司会分批次去解决,每家店返一部分比例金额的现金,一部分还可以转为会员卡继续消费,也可在“北京一发丽锦”的300家店使用。

    律师:商家没那么大利润 

    提醒消费者理性投资消费

    黑龙江省直属律师协会会长鞠文英表示,一般来讲,双方签署的协议,不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是合法有效的。协议有效商家就应当按照约定履行,否则就应当向消费者承担违约责任,赔偿损失。

    但问题是,商家的赔偿能力确实直接影响对消费者的最终赔偿效果。尤其是如果把店面出兑,情况就更为复杂。第一种情况是房租、设备的出租出兑,实质就是房屋转租、设备出卖。这种情况下,消费者不能向新经营者主张任何权利,新经营者也不承担原经营者的任何义务;第二种情况是承兑双方通过协议约定新的商家承担或者一定范围内承担原经营者的义务。这种情况下,消费者可以选择新商家部分履行合同,不能履行的部分或不同意由新商家履行部分,可以向原经营者主张违约赔偿。所以,此类情况应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近年来,个别经营服务单位,未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亦未向单用途预付卡监管部门备案,对外公开宣传,承诺高额赠送或优惠的回报,发售预充值、预付费卡吸引消费者预充、预付大额资金。这些行为,不但涉嫌违反《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而且一旦资金链断裂无法按约兑付,消费者可能将面临血本无归的局面。这类案件,也是非法集资案件中常见的手段之一,有的可能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有的甚至涉嫌集资诈骗,有时商家即便不涉及刑事案件积极履约,也可能实现不了商家当初的承诺,达不到消费者最初的预期,甚至造成消费者较大经济损失。在此提醒广大读者,一定要提高警惕,商家利润没有那么高,不可能花1000元钱享受10000元的服务。一定要切实增强风险意识,理性审慎投资消费,防止利益受损。

    25日,秦女士向哈西市场监督管理所反映了此事。哈西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将约谈商家进行协调。对此,本报将继续关注。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