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每事问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文体教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黑龙江新闻网 >> 每事问
    哈尔滨市南岗区创新慈善管理,其最大捐赠物资平台“舍得屋”通过政府背书、牵手公益组织,渐成志愿服务平台,城市文明新名片
    这样的舍得屋再多些

    来顺公益的工作人员正在整理爱心物资。

    有人舍有人得,所以取名“舍得屋”。

    □文/摄 黑龙江日报全媒体记者 丁燕

    8月16日9时,于丹阳走进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海城街140号“舍得屋”,“您又来了!”见是老熟人,志愿者立即热情地打招呼。“哈哈哈!这次捐的是我老公同事的旧物,他没时间,托我送过来。”

    “舍得屋”是目前哈尔滨市南岗区最大的捐赠物资平台。2014年成立至今,通过政府背书,牵手公益组织进行规范化管理,在广大市民、爱心企业的鼎力相助下,从最初的仅为通达街道办辖区贫困户、低保户、残疾人等需要帮助的人群服务,到如今慈善物资送达地扩面至全省其他地市,已成为省内知名的爱心中转站、志愿服务平台和城市文明新名片。

    为啥非选择把旧物往这儿送?“放心啊!”于丹阳说,小区里也有旧衣物绿皮回收箱,但是居民捐了衣物不知去向,而送到这儿的东西都有账,“这儿管理规范,我们送来的旧物去哪儿一目了然,没有人谋私利。”

    物品去向透明化让“舍得屋”公信力大增,南岗区创新慈善管理,也一次次助推爱心升级。在南岗区民政局20多个爱心公益项目、来顺公益旗下6个公益项目物资平台的依托下,形成了一个慈善捐赠爱心网,探索出良性循环的慈善捐赠新模式。7年来,“舍得屋”共捐出物资10万余件,持续帮扶2000多个困难家庭。

    那么,南岗区是如何将旧物捐赠这件小事办好、实事办实的呢?记者连日来进行了调查走访。

    “舍得屋”升级之路

    第1次升级

    打扫卫生,拆开市民邮寄来的爱心包裹、逐一消毒、登记入库,整理铁架上的物品……9月4日8时30分许,在“舍得屋”,联系人王淑芬和志愿者刘淑维正在分装物品。

    记者看到,“舍得屋”库房里的物资品类丰富,数千件物品分门别类,摆放整齐。在一层,有崭新的轮椅、羽绒服、棉被、毛绒玩具,十余台未拆封的品牌冰箱。在二层,存放着防疫物资、准备捐赠给贫困儿童的小课桌等,库房前方摆放着爱心人士捐赠的闲置玩具、书籍、衣物等。

    “公益应该成为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捐赠闲置物品与捐赠全新物品一样同等重要。”南岗区民政局局长赵晓春是“舍得屋”的发起者。他介绍说,“舍得屋”的发展经历了两次升级。

    赵晓春告诉记者,早在2014年,他在通达街道办任职时发现,“这里老旧小区多,贫困户、低保户、残疾人和外来务工人员多,亟须爱心帮扶,于是我们打造了‘舍得屋’这个闲置物品流转平台。”赵晓春说,其后的3年间,“舍得屋”虽然一直在线运营,但因所捐物资均以旧衣物为主,数量有限,受捐者和捐赠人相对单一;没有固定人员管理,不能形成常态化,所以“舍得屋”的发展相对受限。

    2017年,赵晓春就任南岗区民政局局长,经过多方协调,当年11月,“舍得屋”在海城街重新“开张”,以其前期攒下的人气,加上民政部门的大力支持,其所捐物资不断升级。除了闲置衣物,还收到了电子产品、体育用品,“在帮扶形式上,我们更加注重弱势群体身心健康。”

    第2次升级

    因没有固定的专业人员运营,最初的几年,“舍得屋”多靠社区、街道办、民政部门的相关人员捎带着管理。加上进出捐赠物资数量有限,限制了“舍得屋”的大发展。

    经过多方权衡,2020年上半年,哈尔滨市来顺公益志愿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来顺公益”)接手“舍得屋”的实际运营工作,秘书长王淑芬作为“舍得屋”联系人。这次升级,为“舍得屋”打开了一扇更大的慈善之门。

    来顺公益理事长徐来顺告诉记者,成立于2017年4月的来顺公益是壹基金黑龙江省理事单位,中国扶贫基金会黑龙江落地项目承接单位。依托背后强大的国家级公益平台和资源优势,来顺公益的加入无疑为“舍得屋”的发展注入更多、更强的爱心“活水”。“我们接受大宗爱心物资捐献,可以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群。今年6月末,黑河遭遇56年最大洪水袭击,来顺公益就筹集20万元的救灾物资送往灾区。”

    徐来顺向记者展示了一些作业本,“去年我们接收到24吨、50余万册、共75个品类的作业本,是延寿县全体小学生两年的使用量。”

    据赵晓春介绍,在南岗区民政局20多个爱心公益项目、来顺公益旗下6个公益项目物资平台的依托下,南岗区已经形成了一个慈善捐赠爱心网,探索出良性循环的慈善捐赠新模式,所捐物资陆续送抵全省多地市,已成为省内知名的爱心中转站、志愿服务平台和城市文明新名片。

    如何把“舍得屋”这个冰城慈善品牌做得更好,让更多的人受益,找到人生力量,记者追寻进行了这样的解读:

    创新管理从哪儿发力?

    重点1

    物品去向透明化提高公信力

    近年来,旧衣物回收箱已成冰城各小区“标配”。但箱内的旧衣物送去哪儿了、再利用结果如何、谁在监管回收企业等问题,成为不少市民的心头疑惑和关注焦点。

    “我看到有居民从设在社区的旧物回收箱里拿衣物,看得上眼的直接拎走。”9月4日,松北区北岸润和城小区的孙女士说,回收箱是以爱心慈善之名设置的,如果有人从中牟利,会让爱心人士“寒心”。市民陈大爷说:“(回收人员)老长时间才来收一次,来的车也没任何字样,很不正规。”

    对此,“舍得屋”的常客、省传统文化协会会长张修平表示,近年来国内公益机构频发信任危机。公益慈善不能一走一过,而要可持续发展。“舍得屋”因其强大的公信力,得到市民的认可,“‘舍得屋’由南岗区政府部门主导,在公益捐赠的形式上有创新,让人感到安全、亲切。我曾多次随志愿者到捐赠现场,对物品的去向大致都了解。”

    赵晓春表示,在“舍得屋”,一件物品从捐进来到赠出去,都有详细的记录存档,“小到一支笔,大到一件家具,我们都有流程记录,专人管理,公开透明。”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舍得屋”存档文件显示,半年前通达社区何雪莹为辖区贫困儿童取走的物品中有:“语文本20个、英语作业本10个、小楷本20个、牛娃玩具10个……”

    “去年来顺公益接手‘舍得屋’后,第一件事就是加强制度保障,让爱心物资实现最大效能。”徐来顺说,公益慈善只有公开透明,才能让爱心人士、爱心企业无所顾虑地奉献爱心。

    重点2

    科学分析受捐者需求倡导精准捐赠

    贫困人口、特殊群体需要爱心物资,但更需要有的放矢的精准捐赠。近年来,“舍得屋”相关人员通过调研受捐人群所需,组织了多次“点对点”捐赠,聚焦特殊群体的需求。

    今年春节,受疫情影响,国家倡导原地过年,部分农民工无法返乡。如何抚慰留守儿童的心灵,赵晓春思来想去,发出了捐献毛绒玩具的倡议,得到众多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

    “毛绒玩具有安抚作用,帮助孩子培养自我安慰的能力。”9月5日,他这样向记者解释活动的初衷。

    志愿者佟宝华记得,今年春节前夕,捐赠毛绒玩具的活动得到不少爱心人士和企业的支持。志愿者们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顶住巨大压力,对募捐的毛绒玩具进行入库、消杀、捐赠等。“看到孩子们拿到毛绒玩具露出的笑脸,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近两年,通过网络、微信朋友圈,为大一贫困新生募集笔记本电脑、为贫困学生募集学习桌……“舍得屋”通过不断创新捐助内容,惠及更多的人群,实现了高效慈善的新态势。

    仍有瓶颈待突破

    缺少“专才”赋能

    “舍得屋”成立7年来,共捐出物资10万余件,持续帮扶2000多个困难家庭。 赵晓春坦言,由于资金受限,缺乏专业的社会工作者,是“舍得屋”当前发展的最大瓶颈。“应该由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如果有一至两个专业管理人才,对公益信息进行搜集、发布,对数据进行分析,确保捐赠的进一步精准化,将会为‘舍得屋’赋予能量。”

    “我们一直倡导‘如果您有时间,欢迎和我们一起,把爱心物资送到受捐者手里。’”他期待,未来能有更多的爱心人士和志愿者参与“舍得屋”的活动,壮大“舍得屋”的发展。

    专家建议: 通过数字化手段 打造更多“舍得屋”

    黑龙江财经学院管理系副教授孙佳认为,一座城市的文明和美,离不开公益、慈善的温情。“舍得屋”闲置物品再利用的慈善捐赠方式,促进了资源的合理配置,有助于降低民众参与慈善事业的门槛,促进慈善捐赠习惯的养成。

    他说,“‘舍得屋’目前是以政府主导、民间主体的公益慈善形式,通过制度和管理保证公益事业的透明,可以通过适当时机,在哈尔滨其他区进行推广、复制。”

    “数字化是一种手段,可以高效率、低成本的方式提供服务,使整个公益行业变得透明、高效、可信。”孙佳建议,在“互联网+”的大潮下,公益慈善信息的数据化应该是未来发展的大势所趋。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