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每事问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文体教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黑龙江新闻网 >> 每事问
    4年不开支 退休人员医药费不能报
    依兰盐业公司职工:“上划”失败后 企业被弃管!

    生活报记者 王萌

    职工4年不开支、退休人员医药费不能报销、经营活动被迫终止……近年发生的这一系列问题让依兰县盐业公司的经营管理人员以及职工们犯愁。此前承担着依兰县商品盐的供应工作,但是4年前的一次“上划”失败,让这家企业突然就找不到了主管部门,处于弃管状态。职工们多次向相关部门和单位打报告,申请管理职能的衔接,但是相关部门和单位始终各执一词,至今没有解决。对于职工生活上面临的困境,更是无暇顾及。对此,近日,生活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上划”过程中 出现了意外

    “我们这家企业现在就像一个烫手山芋,谁都想往外推。”提起往事,依兰县盐业公司,也可以称为中盐黑龙江盐业集团依兰盐业有限公司的职工们感叹道。依兰县盐业公司原为依兰县行政区域唯一的食盐专营企业,负责依兰县食盐市场的投放和供应。“事情始于2015年前后,正值盐业的体制改革前夕,县级盐业公司有‘上划’的机会,‘上划’意味着可以从上级公司以更低的价格拿货,增加了利润空间,各地的盐业公司纷纷进行运作,依兰盐业也不例外。”6日,接受记者采访的原公司经理张海军说。

    在这种背景下,中盐黑龙江盐业集团有限公司与当年依兰盐业的主管部门依兰县商务粮食局,在2015年7月15日签订了《哈尔滨市依兰县盐业公司整体上划协议》。协议约定,依兰盐业以评估价值366.13万元的全部资产,“上划”由黑龙江盐业集团接收,在原哈尔滨市依兰县盐业公司资产的基础上,组建全资子公司中盐黑龙江盐业集团依兰盐业有限公司。

    但就在“上划”过程中,2016年4月出现了意外。黑龙江盐业集团接到了省人大转来的上访事件,涉及依兰县盐业公司2012年接受该县商务粮食局摊派发包工程,出现工伤事件,产生重大债务128万元。随即,黑龙江盐业集团解除了对依兰盐业公司的“上划”协议。张海军说,因这起工伤赔偿形成的债务,依兰盐业失去了“上划”的机会,“黑龙江盐业集团说,我们没有接收,可是,原主管单位依兰粮食局也不接收,他们说依兰盐业已经划给中盐了,上级主管单位是中盐,到现在双方还在互相推。”

    上级企业和主管部门各执一词

    在依兰盐业公司,生活报记者看到企业归属问题的相关往来公函能有几十份。从2015年至今,包括中盐黑龙江集团发出的,依兰县政府、粮食局(原主管部门)和依兰工信局(承接原主管部门职责)发出的,几个单位的法务部门互发的。记者选择几份关键公文查看。

    其中,中盐黑龙江集团2018年6月15日发给依兰县政府的《关于依兰县盐业有限公司有关人员上访问题的函》,对于这个问题的解答是,因其主管方依兰县商务粮食局隐瞒重大债务事项,该协议已经解除。

    5日,记者在哈尔滨对中盐黑龙江盐业集团副总经理任宏亮进行采访时,对方明确表示,“现在协议已经终止了,‘上划’没有成功,依兰盐业与中盐集团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五年前,该公司即向依兰县商务粮食局发函解除协议,而且要求依兰盐业不能再使用“中盐”的名称,还通过媒体进行了公告。

    而依兰县政府文件,2018年其发给中盐的一份复函中认为,“双方的‘上划’协议仍然有效,中盐一方的《解除协议通知书》并不产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双方已实际完成了在协议中约定的各自主要义务,至于上级部门没有批准接收依兰公司,此问题是贵公司和上级部门之间的内部事宜,和我县无关。”

    6日,生活报记者对依兰县工业信息科技局局长潘洪君进行了采访。潘局长表示,盐业公司前期交接时的情况他并不知情,但是从此前政府方面与中盐的公函行文来看,地方不能接收盐业公司的原因,主要就是依兰方面认为“上划”协议仍然有效,中盐方面单方终止协议不具有充分的依据,没有法律效力。“协议有效意味着,盐业公司的上级单位还是中盐。”潘局长表示。

    职工4年不开支 经济压力大

    “我们现在都已经4年没开支了,孩子要上学,老人看病需要钱,职工就靠打零工糊口。”原依兰盐业公司的党委书记江士坤无奈地说。盐业公司现在在一栋办公楼的二楼办公,楼里墙体破旧也无钱维修。接受生活报记者采访时,公司的主要负责人,还有退休职工代表五六个人,大家的心情都很迫切。

    现任公司的负责人王利正在哈尔滨治病,他接受了采访。据他介绍,现在公司的经营处于停摆状态,公司职工最年轻的44岁,平均年龄50岁左右,经济压力特别大,离开公司自谋职业难度很大。

    原公司负责人张海军告诉记者,盐业公司本身为国有企业,以往在盐业市场的投放和调拨都要求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和请示,而且盐业公司还具有市场的管理职能,在具体管理上需要上级部门协调,遇到重大事项进行决策的时候都需要上级主管部门审批,“上划”失败后,公司经营仍按照国有企业的规定运行,却没有了上级主管部门的决策,这就造成经营上寸步难行,企业债务没法化解,没货也没钱,造成生产经营停摆,只能干挺着。

    江士坤说,“上划”失败后,2017年7月最后一次给职工开支,此后公司账面彻底没钱了,到现在正好是4年。据公司会计统计,公司在职15人,退休24人,全公司职工工资支出一年40余万,社保14万余元,医保还有一部分是给退休人员交的,每年约8万,“现在这些开支都无处筹措。”

    职工王仕霖,正赶上公司“上划”的时候退休。他告诉记者,他2019年退休,公司欠缴社保金两年半,最后是自己垫付4万元才顺利退休,至今这笔钱仍没有退回。“社保可以自己垫,但医保个人却无法进行垫付。”王师傅说,由于医保欠缴,职工手里报销不了的医疗费票子,有的已经达到三四万。

    职工:希望把企业生存放在第一位

    江士坤说:“现在所有职工最盼望的就是公司能尽快回到正轨,此前公司处于正常运转中,现在恢复经营立即会恢复原来的状态,希望上级领导能从企业的发展角度出发,尽快捋顺管理责任,不管是盐业集团还是当地政府,拿出解决办法,只要企业能重启经营,我们有信心让企业起死回生。”

    职工们说:“企业的困境不在经营不善,而在管理责任不明确,如果把企业的生存放在第一位,这个问题没啥难的,4年的时间够长了,我们不想再等了。”

    对于职工们的生活没有来源问题,采取哪些措施缓解职工生活困难的情况,两家主管单位的负责人在接受生活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归属问题澄清之前,无法顾及其他问题。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