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关注
  • 国际国内
  • 龙江新闻
  • 每事问
  • 经济农业
  • 文化旅游
  • 文体教育
  • 科技健康
  • 冰城声音
  • 法治在线
  • 数字报刊
  • 手机拍客
  • 黑龙江新闻网 >> 每事问
    说毕业应聘了三份工作,却躲在家里天天打游戏; 说减减体重就去交朋友,十年规划至今也没落实——
    小心!社交恐惧症正在吞噬你的生活


    患者接受心理辅导。

    “这件事情让我很揪心。”日前,哈尔滨市斯大林派出所的赵警官说,一个应届毕业生为了逃避就业烦恼,离家3天后选择了跳江轻生。“那天还有来所里找孩子的家长,也是离家出走。这样的孩子是不是得了啥病?”

    害怕出去工作、恐惧与人接触……哈尔滨市文明家庭促进会会长、心理学博士潘芙蓉说,这是社交恐惧症的一般行为表现,近几年,这种情况在青少年群体中呈现上升趋势,有的甚至成为“茧居一族”。他们喜欢在虚拟世界游荡,喜欢躲在角落里消磨时光,时间长了,渐渐与社会脱节,有的失去了人生方向,有的患上严重的抑郁症,严重的甚至危及生命。

    他在哈市的一所学校毕业后,回家说应聘3家单位都成功了,过几天就去上班。6月23日,他离家出走;6月26日,他在哈市跳江轻生。他的母亲从牡丹江市找到哈市,在辨认尸体时哭诉:儿子从小性格内向,在外不太会表现自己;母亲对他找几份工作的说法有些怀疑,在他没黑没白地玩游戏时,经常进行劝说。

    “内向和害羞,与社交恐惧症有着巨大的区别,社交恐惧症是一种社交焦虑障碍,指的是对社交或公开场合感到强烈恐惧或焦虑的一种精神疾病,社交恐惧症患者在社交场合会产生一种显著且持久的恐惧心理,无论是与陌生人接触,还是日常的生活交际,他们都过分地关注他人的看法,害怕自己的行为引起他人的负面评价,为了逃离他人的注目,摆脱社交给自己带来的巨大痛苦,他们便会在社交中表现出退缩,回避等行为。”潘芙蓉说。

    每到毕业季,潘芙蓉都会遇到来咨询的父母,在孩子即将步入社会时,这些家长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孩子竟然失去了与人接触和交往的能力。“有人说他们宅,点个外卖都不愿意下楼取,但细心的父母总会发现,他们与人接触时会紧张,甚至是双手出汗,说不出话来。”潘芙蓉说,一些孩子因此而孤僻,甚至是自我封闭、自我放弃。

    “我和爱人都是大学毕业,分配到了工厂工作。”市民朱女士说,儿子小时候虎头虎脑、爱玩爱闹,长大了却变了,三十几岁连个女朋友也找不到。她承认,儿子小时候,她怕儿子和邻居们的孩子玩多了,也变得不爱学习,就严格禁止他到外面玩,后来孩子自己也不主动出去了。如今,儿子小吴与人交流总是很紧张,说自己内心深处很自卑。

    “妈妈说我长大变了,其实在她禁止我和大院的孩子们玩之后,我就有了变化。”偶尔才能与小朋友们玩的小吴,发现自己渐渐融入不到小伙伴们中间了,玩的内容、方法、规则都掌握不了,也玩不明白,感觉自己很“笨”很“格色”,甚至怀疑自己学习能力是不是也不行。于是他拼命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但能交流的人也越来越少。“举个例子说,26岁时我第一次相亲,事前做了充足准备,可见了面就不知道说啥了,嗑嗑巴巴越来越怯场,最后浑身出汗甚至颤抖,直接跑回了家。”

    小吴说,每一次交流失败都让他痛苦,手足无措、彻夜难眠,于是就使劲吃饭,并最终成为了一个胖子。“我对妈妈说减肥了就去交朋友,十年规划至今也没落实。我怕被对方笑话,更怕被更多人笑话,但这已经成了现实。”

    被人选择是一种煎熬

    我的象牙塔成了避难所

    潘芙蓉说:“社交恐惧症患者在正常社交中也会陷入恐慌,有着强烈的情绪反应,家长要尤其关注到孩子的行为变化。”她举例说:“我认识这样一个女孩,从小活泼开朗。但小学时,3个爱恶作剧的男生绊倒了她,还嘲笑她摔倒的样子,让她和淘气的男孩子接触有了心理阴影;初中的时候,几个爱玩的女生总是议论她,又让她与外向的女孩子接触有了障碍。”

    这个女孩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但考入了重点大学后,却从优等生变成了中等生。因为她的大学同学中,既有淘气的男生,也有外向的女生,而且他们的成绩也非常好,这让她没有了拒绝交往的理由。于是,她开始出现口干、脸红、心慌、胸闷、肌肉紧张、坐立不安等反应,她也不那么喜欢学习了,因为这不能让她更自信。大学毕业后,她选择了出国留学,在生疏的环境才感觉舒服。她准备读完研再读博,但与导师的交流也是难关,所以开始求助于心理治疗。

    潘芙蓉说:“这个女孩曾说,她之所以爱玩电游、爱看电子书,就是因为自己能驾驭和选择内容,不需要别人做出评价和评判。但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哪个年轻人会一步登天、指点江山,要学会建立不同的社会角色,并在与心理角色相互转换中,逐渐完善自己的行为。”

    引导和专业干预至关重要

    屡败屡战才是人生常态

    “网络中出现过很多这样的例子,社交恐惧患者甚至变成了另类的乞丐、封闭情感的流浪者、累死在电脑前的网虫,但值得一提的是也有不少逆转者,在专业力量的帮助下重拾了正常人生。”

    就如正常孩子学会走路,是在一次次跌倒后磨练出来的,自然人完成向社会人的成长,也要面临各种各样的跌倒,这样的跌倒甚至会是伴随一生的常态。“在青少年时期要建立起正确观念,形成良好的习惯。其实,我们的革命传统教育中,不乏这样的教导,比如那些百折不挠、起起落落、逆流而上的先辈故事。”潘芙蓉建议,家庭、学校和社会专业力量共同行动起来,加大引导和干预力度,鼓励和带领孩子多参与公益活动,扭转认知偏差,增加孩子社交空间,提升孩子价值感和幸福感。

    “没有人天生是这样,成长环境的改善,专业的干预已迫在眉睫。”潘芙蓉强调说。

    据介绍,社交恐惧症正在引起全社会的关注,我省相关部门和服务机构,已经开始开展专门的心理辅导和教育引导工作。

    扫码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重点推荐
  • 版权所有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2号,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
  • 许可证编号:23120170002 黑网公安备 2301020201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