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七夕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田孟龙
2019-08-14 14:39:31

朗读者|郝晶洁


农历七月七作为节日形成于汉代,宋代陈元靓《岁时广记》引《淮南子》云:“乌鹊填河成桥而渡织女。”汉代应劭《风俗通义》文曰:“织女七夕当渡河,使鹊为桥。”魏晋南北朝时期,牛郎织女故事流传益广,七夕节遂成为民间的普遍节日,乞巧赛巧风俗初步形成。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云:“七月七日,为牵牛、织女聚会之夜。是夕,妇人结彩缕,穿七巧针,或以金银、石为针,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
一个民族的民俗、节庆,是古老文明历史的活化石、文化的鲜活标志,七夕文化的主题经历了星辰崇拜、幸福乞求、人间竞巧等历史变化,渐渐成为一个以牛郎织女民间传说为载体,以爱情为主题,以女性为主角的节日,隐藏着华夏子孙对祖先生活的记忆,和对人生幸福的追求。2006年5月20日,七夕节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初秋之夜,银河横亘南北,我国古代称之为“天河”。织女星就位于天河之西的天琴座,牵牛星则位于天河之东的天鹰座,与织女星遥遥相对。起初,牛郎织女本无“情愫”,二星拟人化的故事,最早见于《诗经·小雅·大东》:“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说织女星一天七次移动忙,虽然如此,仍不能织布成纹;那明亮的牵牛星,也不能用来驾车。此时,二星还未“产生”爱情。东汉末年的《古诗十九首》中,出现了首篇歌咏牛女爱情的佚名诗人的诗作:“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此时,两颗原本无生命无情感的星辰,已开始彼此伤情了。牛郎织女爱情神话的记载,最早见于南朝梁殷芸《小说》(明冯应京《月令广义·七月令》引)云:“天河之东有织女,天帝之子也。年年机杼劳役,织成云锦天衣,容貌不暇整。帝怜其独处,许嫁河西牵牛郎,嫁后遂废织纴。天帝怒,责令归河东,但使一年一度相会。”而民众对其加以浪漫润色,“牛郎织女”便与孟姜女哭长城、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共同成为了中国四大民间爱情传说。

demo.jpg

《汉宫乞巧图页》  27×25.5cm    [南宋]李嵩

牛郎织女脍炙人口的爱情传奇,给历代文人骚客才子佳人提供了灵感,凄美传说在锦绣诗篇、浪漫词章里得到二次演绎。唐人林杰仰望“七夕今宵看碧霄,牵牛织女渡河桥”,罗隐感叹“月帐星房次第开,两情唯恐曙光催”,白居易作《长恨歌》曰:“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清末进士夏闰庵云:“七夕之词最难作,宋人赋此者,佳作极少,惟少游一词可观。”秦观的可观之词《鹊桥仙》,拓展了七夕题材的意蕴与境界,词云:“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观将写景、抒情、议论妙熔一炉,感情起伏连绵跌宕,愁际有欢,乐中有度,处处感人。一语道出“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爱情真谛,可谓意境新颖,格调高远,独辟蹊径,不同凡响。明代李攀龙《草堂诗余隽》评此句“相逢胜人间,会心之语;两情不在朝暮,破格之谈”。而《鹊桥仙》究竟是写给谁的,有写给侍女边朝华说,也有写给青梅竹马的娄琬姑娘说,后人无从确考。总之,它歌颂了人间至真至纯的爱情。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诗经·豳风·七月》一句道出了七夕乞巧习俗的岁时坐标。“九月授衣”,必七月织布,八月缝衣。七夕又称乞巧节,向正与牛郎鹊桥欢会的巧妇织女,祈求心灵手巧正逢其时。汉代刘歆《西京杂记》记载:“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俱以习之。”唐人祖咏的《七夕》诗,将七夕女儿穿针乞巧的风俗“画”了出来,诗云:“闺女求天女,更阑意未阑。玉庭开粉席,罗袖捧金盘。向月穿针易,临风整线难。不知谁得巧,明旦试相看。”有宋一代,七夕成为法定假日,各地皆办乞巧集市,罗烨、金盈之辑《醉翁谈录》载曰:“七夕,潘楼前买卖乞巧物”,“车马不通行”。元明清三代,乞巧风俗不绝于寻常巷陌,市井常闻古老的《乞巧歌》:“天皇皇,地皇皇,俺请七姐姐下天堂。不图你针,不图你线,光学你七十二样好手段。”乞巧风俗活动即乞求技艺、智慧之巧,有穿针乞巧、投针验巧、喜蛛应巧、吃巧果等十余种。姐妹们乞巧所祈求的是技巧和智慧,是要掌握创造美好幸福生活的能力和本领,反映了中华民族积极奋进、自立自强的精神。

demo.jpg

《七夕图》 中国画   [清]袁耀

“七夕女儿祝织女,举子庙中拜魁星。”魁星是中国神话传说中主宰文运通达的神仙,在古代学子心目中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自隋唐至明清科举兴盛,魁星被人们尊称为文运之神。农历七月初七是传说中魁星的生日,在读书人眼中七夕为“魁星节”,更有“拜魁星”之风俗盛会,祈望自己开大智慧、放大光明、文运亨通,期望学子历经寒窗苦读,鱼跃龙门,一朝及第,金榜题名,平步青云。古人认为,天际东西南北各有七颗代表方位的星星,合称二十八宿,以北斗七星最亮,魁星指北斗七星的前四星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四星合称“魁星”,亦称“斗魁”“魁首”。中国民间谓“魁星主文事”,古代举子得中状元称“大魁天下士”或“一举夺魁”。清末一代文宗俞樾认为,魁星崇拜风俗可上溯至宋代,谓“可知魁星重,自宋非今兹”,宋人张元干、袁说友、曾丰、王迈、赵汝回的诗词中,果有“绿发照魁星,平康争看”“昼绣归来自帝京,魁星双照锦官城”“魁星又转作文星,玉筍班分博士清”“一点魁星现,长侍老人星”“奉试词场三十年,柳度夜夜魁星躔”之句。七夕文人举子拜魁星风俗历代不绝,清人郑大枢《竹枝词·七夕》云:“今宵牛女度佳期,海外曾无鹊踏枝。屠狗祭魁成底事,结缘煮豆待何时”,留下了七夕妇女忙于拜织女,而男子则忙于屠狗祭魁星,以求科举高中文运亨通的风俗线索。
英国史家艾瑞克·霍布斯鲍姆在《传统的发明》一书中说:“对于传统的改革和创新,既需要开拓性的思路,又需要对传统的难能可贵的坚守。”作为诗的国度、词的故乡,中国每一个传统节日的民俗习尚都洋溢着浓浓的诗情画意,节日诗词是中国传统文人诗意人生的一种表达方式,不仅是一座文学艺术的宝库,也是一部诗意民俗风情的百科全书,七夕更是浸润在诗词歌咏中的风俗长卷。诗意七夕里,流淌的诗篇,花间的词章,吉祥的向往,穿越浩瀚时空,开启了一程古老民族诗意风俗之旅。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扫码关注《天鹅》 共享文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