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的故事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林建华
2019-08-14 14:39:31

朗读者|高方


养过的狗,见过的狗,听过的狗,很多。
现在这条大黄,我们已养了九年。爱人有时外出务工,儿子在城里读高中,他们都不在家时,大黄狗就是房前屋后的保护神。它从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村里和它年龄一般大或比它大的,只剩下它自己了,就因为它能管住自己的嘴。哪怕我在外面呆久了回来再喂,它开始也不肯动。它会用怀疑的眼神在我脸上反复搜寻。我不断催它,它也看懂了我无恶意,才肯吃。
一次给它吃剩菜,听见它低声叫。我以为没吃的了,出来一看,还有哇,就回屋了。它还叫,我就骂了它。它先是用力眨了几下眼,然后就直直地盯着我,显然是受了委屈。见我没有反应,就极不情愿地钻回了窝里。想了一下,我终于明白了,是菜咸了,它渴了。

每次我出去、回来,大黄的送、迎,都是拴它那根链子的最长距离。父母、弟弟们都劝我家早点儿进城。那大黄怎么办,还是等等过几年再说吧。

demo.jpg

Cathy Sheeter超写实风格的刮板画

有一年,我从朋友家抱来一只小狗,小狗特别招人稀罕。我把它装进一个小笼子,放在我家的外屋。晚上不放心起来看时,吓了我一跳。有两只特别亮的东西正望着我。赶忙打开灯看个究竟,我惊呆了——是小狗的妈妈来了,它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又是什么时候从哪里进来的我一概不知,门窗都关着呢。母爱能创造奇迹。我想释放小狗,但母狗很凶,我无法靠近。

母狗在滴乳。我和爱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小狗放出来吃奶,还给母狗拿了些食物。第二天再去喂食时,发现母狗的尾巴不易察觉地稍微摇了一摇。我知道自己开始获得它的信任了。母狗让我靠近了,我便把小狗抱到外面示意它可以带走。母狗过来舔了舔我的手,才带着小狗走开了。路上,它们还频频回头望望我。

demo.jpg

Cathy Sheeter超写实风格的刮板画

欢欢是我在市场买来的,十分淘气,全家人也都喜欢,所以给它起名欢欢。它长得漂亮、机灵,黑溜溜的眼睛时刻注视着前方的动静,一有什么异常,就立刻站起来,十分机警。欢欢通身油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尾巴向上翘着,四腿强壮有力。它十分活跃,每天都在院子里奔跑,一旦疯起来,别想让它听你的命令。一到熟悉的地方,它的鼻子就呼哧呼哧地嗅来嗅去,尾巴摇个不停。欢欢喜欢骨头,更喜欢肉,一旦有肉香吸引,就会丢下骨头猛扑过来,狼吞虎咽,吃得津津有味。它吃两口便抬起头看看我,眼里满是感激。
欢欢成了我们家不可缺少的一员。它每天为家里看门,从不喊苦叫累。一次我出门,它有些无精打采,但还是把我送到了村口。我几个小时后回来,它竟然一直没走还等在那儿。它步履蹒跚地跑上来迎接我,嘴里不断呜呜地说着什么。就在那天夜里,它头枕着我的一只鞋,在炕沿下永远地睡着了。

欢欢的死因至今都是一个谜。我和它在一起的日子里,只有欢笑。它的离去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悲伤。很长一段时间,一想起欢欢,泪水就会模糊我的双眼。好多次梦见它,还是家里的房子,还是家里的院子,还是那只顽皮奔跑的不知疲倦的欢欢……

demo.jpg

Cathy Sheeter超写实风格的刮板画

那阵子,每当我听到门外传来汪汪声,总是情不自禁地跑出去,看看柳树下是不是又卧着小黑。
小黑是我从亲戚家抱养的一只小狗。它很贪玩很调皮,每次我拖地的时候,它都会跟着拖把穷追不舍,一旦追上,就咬住不放。到了夜晚,它就叼着我的拖鞋到床底或别处,害得我第二天早晨光着脚丫四处找鞋。
小黑慢慢长大了,乌黑的大眼睛炯炯有神,特别有人缘儿。但是它经常在夜里大喊大叫,搅得大家睡不好觉。隔壁的李婶说,不如把它带到山上给她家看羊。我虽不舍,还是勉强同意了。可是小黑怎么也不肯跟李婶走。李婶去抱它,小黑突然狂叫起来,眼神凶恶,非常吓人。李婶叹息一声:真是一条忠诚的狗啊!

奇怪的是,这以后小黑突然安静了许多,好像一下子彻底长大了,懂事了。几个月之后,小黑死了。我们这儿老鼠很多,很多人就会不时下些鼠药。有人看到,小黑把一只走路摇摇晃晃的老鼠吃掉了。

demo.jpg

Cathy Sheeter超写实风格的刮板画

邻居家有一条狗叫扣七,特别粘人,主人每次出门它都要跟着。一次主人不想让它跟着,就对它说:“扣七,今天你要是不跟着,我就给你买肠吃。”扣七眨眨眼睛,摇摇尾巴表示同意。主人就买来十根火腿肠,对扣七说:“给你吃五根,剩下这五根放到橱柜里存着下次吃,吃完你就好好看家。”扣七吃完就坐在门口目送主人出门。

过了一会儿,主人回来了。他进屋觉得很奇怪,因为每次主人一开门扣七都第一个进去,这次它并没有进屋。它正扒着窗台往屋里张望。主人知道,它一定是偷吃了橱柜里的肠,便问它是不是偷吃了,扣七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坐在那儿一动不动,态度是从未有过的老实、诚恳。

demo.jpg

Cathy Sheeter超写实风格的刮板画

姥爷家有一条大狗,它通体雪白,很耀眼,很迷人。它的警惕性非同寻常,耳朵总是高高地竖起,能够听到很远很远的声响。它的眼睛特别大,特别亮,一到有谁进来,它总是盯着来人,随时做好战斗准备,远处路上有个风吹草动它也相当重视,总之一天到晚汪汪不止。不要说村中人,就连家里人也觉得它太吵了。
这一年突然不让养狗了。养狗的要么自己解决,要么村里找人帮忙解决。听说“打狗队”来了,姥爷赶紧跑回家。他自己舍不得杀这条狗,也不想让别人杀它。姥爷把它藏在柴栏里,藏好之后,姥爷反复告诉这条狗:“你不许叫,一叫你小命就没了,要听话。”打狗队上门,没有听到狗叫,简单找下没找到就走了。又过些天,又可以养狗了,只是需要办个证儿。
每次姥爷出门,大白狗都寸步不离。有一次姥爷去打水,晕倒在井边,它就用舌头舔姥爷的脸,用爪子拽姥爷的衣服,一直到姥爷醒过来。
狗做了人类几千年的伙伴,狗的故事就是人类伙伴的故事,很可能,狗的故事也是人的故事吧。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扫码关注《天鹅》 共享文字之美